给个机会,给个信仰。
攻控剧情党,常年无粮

【喻黄】搬石砸脚(05)

贴心至极的前情回顾(一)(二)(三)(四)


本章的简介大概就是:黄少在作大死(。


No.5)


孙翔说的是晚饭有人请,就问一句来不来,黄少天当然来来来,不来不是中国人,所以当他和张佳乐说说笑笑走到后街的时候,被烤肉店坐着的两排整整十个男人吓得嘴都瓢了。


喻文州坐在王杰希和叶修的中间,垂眸安静地用生菜包起一块炸得脆嫩的培根,从昨晚那群室友突然商量着要去吃早就吃吐了的烧烤时,他就有预感会碰上谁,所以比起黄少天的措手不及,他就显得有条不紊,仿若内心毫无波澜。


张佳乐给了黄少天一个兄弟只能帮你到这里了的眼神,得到黄少天惊恐神色的回应。


算起来黄少天也仅仅是朦朦胧胧意识到他可能对喻文州有些别样的情愫,他认为自己还没想清楚呢,室友们又能知道些什么?


或许是巧合,或许是巧合中携带了故意,之前他说和喻文州产生了小摩擦,于是约出来大家吃顿饭,一笑泯恩仇,想到这里,黄少天又有点心虚,觉得辜负了众人的良苦用心。


我不想跟他和好,我想跟他合体……


黄少天在唐昊身边那个仅剩的位置坐下,心不在焉地搅了搅面前的甜辣酱。


方锐目前在叶修底下办事;孙翔曾经在叶修底下与肖时钦共事,后来投奔了周泽楷;唐昊校网球社的社长,平日里免不了被周泽楷拎去开会;李轩宣传部的,基本上跟谁都打过照面;张新杰学生会底下学习部部长,手机里掌控着全校师生的电话号码;张佳乐到财务部找高中同学孙哲平聚会的时候一天到晚撞见叶修在那里偷偷抽烟,一来二去也混个脸熟;王杰希因为刘小别的事情和黄少天居然混成了朋友。


千丝万缕关系捋一捋,大家竟然互相都认识,原本想着把两位主角送到一个桌子上其他人就开溜,没想到聊着聊着大家都喝嗨了。


叶修怂恿孙翔跟他划拳,后者输到裤子都赔了出去,抱着瓶啤酒哭着喊着要江波涛爸爸来救他,唐昊正气凛然地把孙翔挡在后面,“心肝别怕,唐爸爸为你报仇。”


然后唐昊也把裤子赔给了叶修。


方锐说来玩谁是卧底啊,然后叶修每次不管说了什么,第一轮都被票了出去。


周泽楷默默在桌角给自己烤鸡翅,默默给自己倒冰镇酸梅汁,默默听大家群魔乱舞鬼哭狼嚎,默默假装聋哑人忽视第七批来要他联系方式的学弟学妹。


黄少天舀了两碗冰激凌球,看王杰希终于离开了座位,啪叽就粘到了喻文州旁边,“吃吗?”


喻文州正在咬肖时钦烤的老到浓缩碳化的五花肉,闻言他点了点头,等到食物都咽下去才回道:“要香蕉味的。”


黄少天立刻把左手的那碗递过去,自己留下巧克力味的,“昨天我演讲结束得早,无聊就去看了你们的辩论会。”


“嗯。”喻文州拿纸巾摸了摸嘴角:“我看到你了……你的问题是真的吗?”


“啊?什么问题?”黄少天刚问出口就想起来是那个倒霉的观众提问:“哦,当然假的啊,我要是有女朋友现在这种时间怎么还会来聚餐,早陪女朋友压马路了。”


喻文州笑着挖了一勺冰激凌送进嘴里,他笑起来的时候眸子微弯,像钩子一样勾住了黄少天的心脏。


“再说了,我看中的女朋友肯定不是会被虚假的颜所迷惑,而是更注重我这种内在美到言语无法概括的男生……”黄少天越说喉咙越干涩,他伸臂取过自己的饮料,喝水的时候下意识瞥了一眼喻文州的脖颈,他的衬衫解开了一个扣子,锁骨依稀可见,吞咽时喉结会缓缓地上下移动……


黄少天猛地闭上了眼睛:“我,我上个厕所……”


“等下。”喻文州也跟着站了起来:“我也去。”


店里面并没有厕所,三百米开外有家公共厕所,黄少天哪里真有什么尿意,无非是想出来吹冷风透透气,把脑海里那些心猿意马赶跑,没想到喻文州跟着过来,反而害得他更紧张了。


晚上七点是后街最热闹的时间,人群拥挤,这让黄少天不得不贴着喻文州向前走,当然这是他非常乐意的一件事。


“有双皮奶,竟然还没卖完。”喻文州突然指了指前面的一家烘焙店面,黄少天听说过这家的甜品销量很不错,因为太多的人在售空之后还会进店问,所以老板专门做了剩余数目的电子显示牌在店门口。


他刚想问你要吃吗我买给你,就被喻文州抓住手腕带着往前跑,“不好意思让一让……”黄少天太阳穴紧了紧,任由喻文州抓着他在人群里穿梭。


运气不错他们买到了最后两杯奥利奥口味的双皮奶,正在取货区域等店员制作打包的时候,身旁一个男生急匆匆地问道:“奥利奥双皮奶还有吗?”


“不好意思,最后两杯已经卖掉了。”


“啊——”另一个男生失望地叹气。


因为两个声音都太过熟悉,黄少天竟然一时间不愿意扭头去看来者,喻文州歪歪头,向旁边的两个人打招呼:“小卢,小刘。”


“学长?你也来后街吃饭?”卢瀚文眼睛一亮,刚想窜过去,视线又碰到了黄少天……他快步退回原来的位置挽上刘小别的胳膊。


“……”黄少天翻了个白眼,嘚瑟地大声问服务台里的小姑娘:“我们的奥利奥双皮奶还要多久啊?”


刘小别刚下单了一杯红豆一杯香草双皮奶,闻言抿抿唇,豁出去一张老脸问道:“黄少,能不能跟我换一杯双皮奶,瀚文特别喜欢奥利奥口味的。”


文州也喜欢啊!别以为我现在不能直接叫文州的名字就在我面前这么嚣张!!黄少天这么想着,行动也是这么表现的:“想都别想,我红豆过敏啊不换不换不换不换,下次自己来早点买。”


刘小别眼神一冷:“你昨天无缘无故把我放到最后一个演讲还没找你算账呢,现在把奥利奥让出来我们就一笔勾销。”


“哇靠,竟敢对前辈这么不客气?我不仅是你的学长还是你的部长还是你的启蒙人,为了个双皮奶还要和我算账,把你放在最后一个增加你在演讲社的分量,我为你好居然不领情?!”


这边两个人吵着,卢瀚文趁机溜到喻文州身旁恶意卖萌:“学长,我明天帮你写活动总结,我们换吧。”


喻文州哪里舍得和卢瀚文较真,刚想答应就听见旁边两个异口同声的大吼:“不行!!!”


刘小别:“你不准和他换!”


黄少天:“你不准换给他!”


卢瀚文眼见诡计就要得逞,急得直蹦:“小别哥哥你干嘛啊,不是跟你解释清楚之前的事情了吗!”


刘小别怕卢瀚文觉得他小心眼,可又觉得卢瀚文吃喻文州的东西实在太辣眼睛,急得也想蹦。


黄少天扯着喻文州的手臂痛心疾首:“你怎么耳根子这么软,不要这么惯着叛逆儿童啊……”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的脸微笑道:“那你给我写活动报告吗?”


“我写!!”黄少天满口答应:“没听过我外号论文报告之王吗?三千字总结写不满一万我都不好意思交。”


喻文州噗嗤笑出声来,噙着笑拍拍黄少天的胸膛:“那靠你了。”


卢瀚文和刘小别拉拉扯扯伤风败俗好一会,最终以卢瀚文哼一声表示明天来早点,买不到别来见我结束,刘小别露出无奈的神色,眼底却满是温柔,伸手摸摸他的头发,两个人打闹着告别离开了。


黄少天盯着他们的背影出神,心底不由自主泛上些许羡慕的情绪,卢瀚文停下脚步让刘小别低头,喂了他一口自己杯子里的双皮奶,然后相视一笑。


啊啊啊啊,小爷也想要男朋友啊,最好身高178cm,血型O,大三荣耀大学临床医学系,辩论队队长,笑的时候苏到人神共愤……


喻文州拎好双皮奶,出声打断黄少天的意淫:“想什么呢?”


“嫉妒……”


“啊?”喻文州挺清楚了黄少天口中的词,但他却一时没明白词语的意思。


黄少天眨了一下眼睛,虽然这个动作用时不到半秒,但却是他这二十多年来,思维最为活跃的半秒钟,他后来花了数月也没弄明白他是如何做到,在这半秒内勾勒出那么复杂长远的计划。


“有些心思……一个人背负真的太痛苦了,我真的想找人说一说。”


喻文州唇角的笑容渐渐淡去,他眸色暗了暗,把一杯双皮奶递到黄少天手里,“走吧,我知道个安静的地方。”


喻文州在宿舍群里发了条微信:带少天先走了。


叶修:老喻,平时打游戏怎么没见你手这么快?


王杰希:囍

周泽楷:囍

张新杰:囍

肖时钦:囍


喻文州没有心情和他们玩闹,他觉得黄少天等下要告诉他的事情并不会让他多愉快。


湖边的冷风吹得人很凉爽,喻文州带黄少天绕着湖边上散步,偶尔有其他同学经过,但他们的声音都模糊得好像与两人之间隔了一层隐形的薄膜。


黄少天一路斟酌措辞,自认为编得天衣无缝,他吃了一大口双皮奶,故意压着嗓音开口讲道:“上次我骗了你……我单恋刘小别很久了。”


“可是他有一个青梅竹马,对,卢瀚文,我知道他们关系很好,根本没有我插足的余地,当然我也从来没有想过要破坏他们的感情,我只是……想远远看着他就好了……”


“每次看到刘小别对着卢瀚文笑我就心一抽一抽地疼……疼得受不了,我都怕我哪天撑不住了,去做些什么让我后悔的事情,我不想这样的,”黄少天适时捂住胸口向喻文州看去:“上次你说我可以通过你忘掉刘小别……真的……可以吗?”


喻文州第一次看到黄少天那么痛苦的神色,地灯氤氲的光线下,这个历来乖张开朗的男生咬着下唇眉头紧皱,眼角都是红的,喻文州一时之间愣住了,他生平首次想开口骂脏话——


他想说去你妈的这什么事儿啊!


他还想说去你妈的刘小别!


喻文州深吸一口气冷静下来,双手背到身后互相捏了捏,尽力让它们不再微微颤抖。


“别哭了。”喻文州揽住黄少天的腰肢,让他的脑袋搁在自己肩膀上,“我在呢。”



——tbc


评论 ( 49 )
热度 ( 511 )
TOP

© 林木晚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