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个机会,给个信仰。
攻控剧情党,常年无粮

【向哨】这和我想的不太一样—1。(周翔,韩叶)

CP主要是写周翔,韩叶其次,剩下的情节附带的cp基本都是一两句话不重要。

很短,三五章就完结,学习中途摸鱼产物

又是哨兵向导的设定,没办法,太爱这个梗。


本章内容一句话简介:不甘寂寞的哨兵孙翔渴望拥有一个乖顺温柔的向导,于是他去参加联谊了。


这和我想的不太一样——1


落地镜里的青年身姿挺拔,笔直的大腿包裹在浅色修身长裤里,他比对着两件不同颜色的夹克,正在犹豫犯难时就听见门外传来一声轻笑。


“说实话,不如穿军装好看。”


孙翔最终选择了纯黑色那件夹克,他系上衬衫的袖扣,对身后喝着咖啡的叶修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你们老年人总是认为什么衣服都比不过军装,衬衫衣摆要塞进裤子里,光头板寸最时尚。”


韩文清回书房前看叶修站在孙翔房门前笑着朝他招手,虽然感觉不会有什么好事,但他还是绕了路走到叶修身边。


“快来看你的宝贝儿子。”叶修说着把半边身子都靠在了韩文清的肩上。


此时孙翔正在往他那头短发上抹着发胶,试图让它们立起来显得精神一些,如果不是叶修说他敢染个颜色就把他逐出家门的话,孙翔早就烫成栗色再设计一个酷炫的发型。


韩文清表情很淡然:“你是不是给钱给得太少了?”


“哈?”叶修疑惑地扭头看向韩文清。


“否则孙翔为什么穿成这样,难道不是打算出去卖?”


“……”孙翔把梳子摔到地上:“韩文清别以为你是我爸我就不会打你!”


韩文清眉毛微微一挑,细小的动作中满含威胁的意味,轻而易举地就压下了孙翔的火气:“……好吧,爸,等会把你的车借我开一开。”


“开你妈的。”


叶修笑得咖啡都要抖到地上:“老韩,别骂人呀。”


“爹的破三轮蹬出去我还怎么泡向导?”孙翔手表也顾不上戴,连忙跟在韩文清的身后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你们真的忍心我一个快从塔内毕业,即将服役的哨兵单身一人孤苦伶仃吗?”


韩文清低头看了看家用机器人额头上的日期,这才发现今天是白塔与塔一年一期的联谊日。


“你要知道哨兵向导人数10:1的社会,大部分哨兵终其一生都找不到向导结合,而你。”韩文清伸手点点自己和叶修:“从小到大两位高阶向导为你保驾护航,不要太贪心。”


“就是因为日子太安逸了所以我才离不开向导的安抚好嘛?”孙翔为今天的联谊准备了将近一周,如今就差韩文清那辆全国罕有的改装跑车。


“隔壁包荣兴不是和你一届的向导?等你入伍了……”


“爸!包荣兴一米八八!精神体是头袋鼠!”


“一米八八、袋鼠和稳定你的情绪之间有什么矛盾关系吗?”


孙翔被韩文清说服了,他沉默三秒,非常不情愿地哼道:“下周你的向导反信息素课程我可以……”


话音未落,车钥匙已经扔进了他的怀里。

 

孙翔不懂事的时候问过叶修无数次,爹我是从哪里来哒?叶修一般会回给他一句话:智障儿砸,你是从垃圾桶里捡来哒!


再大两岁孙翔了解生理知识之后知道叶修是在骗他,无数的家长都会这么逗他们的孩子。


然而等再过两年他居然发现他真的是叶修和韩文清捡来的,毕竟这两个五大三粗的汉子不管从哪个方面来看都不具备生育的功能。


孙翔十岁觉醒成为一名哨兵,直到十六岁正式进入塔,他才切身实地体会到这个世界向导的稀缺性,在这之前他都觉得向导像大白菜一样遍地都是,毕竟他的两个父亲是向导,隔壁邻居全是一名哨兵一名向导的家庭,就连幼年玩伴也全都觉醒成了向导。


颠倒他三观的当然不止这一件事,从小到大,孙翔始终认为他不靠谱的两名家长都是低级向导中的低级,能力太差得不到自己的专属哨兵,为了赡养这个贫困的家庭,每日坚持着脏乱差的工作,穿梭在一群单身大龄哨兵中透支精神力大范围安抚低级发狂哨兵,偶尔还会经历职场性骚扰,被迫暂时结合。


他十二岁被家庭教师洗脑向导的弱势,脑补出以上的情形之后还曾经哭着扑进叶修怀里,信誓旦旦地说道:阿爸,我长大后一定会成为高阶哨兵,挣很多很多的佣金,给你们包养最帅最年轻的白脸哨兵,滋润你们得不到结合的干枯躯体。


韩文清当时特别想打他又下不去手。


后来塔中无数叶修和韩文清的迷弟迷妹们用事实告诉孙翔,你的两位父亲是目前世界精神力排名上的高阶向导,当年因为两个人浪费资源的感情,还惊动了国家高层分批次下来做思想工作,一排排的哨兵在两个人的宿舍门前哭成了狗。


眼看着两个晶莹剔透的白菜成熟了,我们还没拱呢,白菜自己拱成了一团。


孙翔刚住校的时候总没有一到宿舍立即开启白噪音器的习惯,最后被吵得头晕耳鸣了才想起平日在家里都是叶修和韩文清直接为他树立精神屏障。


即便是这样,孙翔对他的家长仍旧爱不起来,无论是课本,网络,朋友,教师口中的向导,形容词都是温顺,柔弱,乖巧,需要呵护保护爱护,仿佛天山雪莲,叶尖露珠,雨后彩虹,但到了孙翔这边……只剩下砸了结婚纪念日两人买的水晶灯被叶修拎着板凳追杀三条街和韩文清单手提着五袋大米和一桶食用油跑着上十楼的悲惨记忆。


曾经宿舍里夜间谈话时有同学提起不小心听到自家父母的床角,问及孙翔有没有这样的窘迫经历。


孙翔当时是摇头,心头却在滴血,有,怎么会没有,经常有,只可惜别人听到的都是令人脸红心跳的嗯……啊……讨厌,不要不要,他半夜喝水听到的却是哈!吼!呵!嗷嗷嗷!


孙翔连接近那扇门的勇气都没有,生怕叶修和韩文清发明出了老汉推车观音坐莲以外的姿势,比如站似一棵松式,卧似一张弓式……


被韩文清利用职务之便带到白塔里,做向导们的模拟实战反信息素训练课程的真人哨兵时,孙翔是非常欣喜的,甚至还和自己的室友们炫耀吹嘘过这件美事,引起众人好一阵羡慕,等他去了才发现,韩文清一手教出来的向导学生,各个都继承了韩老师的优良美德,一个比一个彪悍雄壮,威武霸气。


所以当叶修试探性地问孙翔,对隔壁阿姨家的包荣兴小向导有没有意思的时候,孙翔毅然决然地拒绝了。


“我想与一名正常的向导结合。”孙翔义正言辞道:“温柔,内敛,乖巧的正·常·向导!”


“为什么要想的这么美?”杜明上这辆银色流线型改装跑车时笑得嘴巴都歪了,猛掐自己二十多下还高呼男人就该开这种车,听完今夜孙翔的目标向导类型之后毫不留情地打击他:“现如今流行的都是糙向导,你说的那种款式落在人家向导口中都是绿茶姠,不实兴了。”


“这我不管,总有一两个不被这个时代所玷污,坚持自己柔弱本性的软萌向导吧?!”


“也许吧。”杜明对着副驾驶座上方的镜子整理领口:“反正我今晚有目标了,不会跟你抢的。”


“谁?”


“唐柔女神~~~”


“……”孙翔对这个名字还挺有印象:“就那个精神体是鳄鱼的那个女向导?”


“短吻鳄谢谢。”杜明一提到唐柔整个人都精神了一倍:“而我的精神体是——牙签鸟!我和她简直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孙翔沉默了许久,回他一个字:“……哦。”


 

一年仅有一次的塔与白塔的成年哨兵向导联谊舞会当然举办得异常隆重,整个大礼堂都被承包下来,门口设有安保人员检查每位来客的请帖,以及耳后配备的信息素抑制器和手腕上的信息素屏蔽器。


杜明走得比孙翔快,几个穿梭就在人群中跑了个没影,孙翔刚进门看到的第一个向导就是包荣兴,这位人高马大的青梅竹马无论在向导亦或者哨兵中身高都是拔尖的那类,从小就毫无向导模样地抄着板砖和孙翔打架,叶修跟在后面拍手叫好,据说后来进了白塔还是里面有名的校区一霸。


包荣兴也看到了孙翔,很大方地跟他打声招呼,顿时四面八方针刺般的视线将孙翔穿了个通透。


不是吧……孙翔用眼角扫视周围对他满怀敌意的哨兵们,就这类型你们也喜欢?要不要这么饥渴?


“孙翔你来得有点晚啊。”包荣兴遇到熟人还是很开心的:“不过那人来得比你还晚,现在还没看见他……”


孙翔知道包荣兴口中的那人是谁,他新看上的小哨兵,还在暗恋当中不敢明说,闻言孙翔哥俩好地拍拍包荣兴肩膀:“别急啊,会来的,你看看翔哥我,连等待的目标对象都没有。”


“哦,2班的向导大多在北区。”包荣兴立刻卖出消息,能力最强的向导集中在白塔的1班和2班,其中1班是孙翔口中被韩文清荼毒的壮士班,而2班的向导他还没有接触过,“孙翔你可以去看看有么有合心意的。”


“好兄弟!”孙翔打一个响指,“先走了!”


——TBC。

 


评论 ( 39 )
热度 ( 486 )
TOP

© 林木晚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