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个机会,给个信仰。
攻控剧情党,常年无粮

【周翔/韩叶】这和我想的不太一样(03)

前情回顾chapter2)


本章内容概括:韩叶发现了孙翔的秘密恋情,然后他们就疯狂地嘿嘿嘿了。(???)


chapter3


再一次见到周泽楷是在周二的反信息素课程上,孙翔昨晚知道这次是白塔1班与2班联合集训时激动得差点吼出声来,关键在于他还不能表露得太明显,以免被两位父亲发现有了喜欢的向导然后挖苦嘲笑。


“你这一脸被榨干了的表情是什么?明天又不止你一个哨兵。”韩文清没有看懂孙翔复杂扭曲的神情其真正含义,只按照平常他对自己儿子的了解宽慰孙翔道:“我向塔的校长申请了四个班的哨兵,而且是在专门的实战模拟训练基地,你放心,不会有一群向导虎视眈眈要上来剥你裤子的情况。”


这句话让孙翔想起之前去韩文清负责的另一个班级,白塔9班,进行帮助训练的情况,因为向导们的能力较弱,孙翔又是哨兵中的佼佼者,他在取下抑制器肆意散发臣服指令信息素的瞬间对面跪倒一片,孙翔还没来得及得意,剩下受到信息素影响的向导饿虎扑食一般地奔向了他……


从此他开始抗拒对自己父亲事业上的帮助。


四个班?也就代表着平均下来每个向导要应对两名哨兵?孙翔思绪很快就从正经的作战训练发散到两名哨兵争抢一位向导的归属权利当中,然后他自顾自地开始醋意滔天发脾气。


叶修作为一位高阶向导当然也是经过大风大浪,见过大批的男人女人用着充满欲望的眼神不怀好意地扑向他的场景,确实带给当时还幼小的他留下异常惊悚与恐惧的印象,所以他也很能理解孙翔的抗拒,再所以他就一定要让孙翔去。


能令儿子不开心的事情都会令他十分开心。


孙翔借着父母特权,由韩文清亲自开车接送到模拟实战训练中心,还坐在车内训练中心的轮廓都看不清时,他就骤得心中一悸,竟然隐隐约约感受到有个存在就在远方等他。


孙翔猛地攥紧了拳头,他能笃定那个人就是周泽楷,但他也奇怪分明之前也去过白塔,却从未感受到这种类似于搭建了灵魂桥梁的共鸣感。


“爸,白塔里有插班生么?”他下意识开口问道,话刚说出口就恨不得抽死自己。


“嗯?”韩文清皱了眉头:“你该不会……”


叶修从副驾驶座上回过头来,兴奋地替韩文清把话说完:“你感觉到什么了?”


“我……”孙翔呼吸加重,一方面本身不想把事实说出来,另一方面强烈的共感让他根本没有余力思考其他,周围一切事物已经倏地模糊起来,他的意识不受控制地探寻到向导身边,无数的人类交谈声,汽车发动机声,脚步声音,昆虫在草间爬动的声音充斥在脑海,时而放大时而细不可闻……


叶修通过后视镜看了看后座,嫌弃地摇头,手指夹着香烟,呼出一口烟雾。


“啊!”孙翔乍然回神,惊得从后座跳了起来,胸口大肆起伏着,后背全是冷汗。


“老韩,快看你没出息的儿子,”叶修给孙翔筑立了精神屏障,见孙翔清醒无碍之后戏谑道:“和哪个向导相合性高了一点而已,精神探寻竟然能探得差点神游。”


孙翔这就不服气了,他知道事情基本上败露干净,也不遮掩,立刻在耳后带上信息素屏蔽器,剑眉紧蹙凶狠吼道:“你懂什么,有过和你相合性高的哨兵吗!有过共鸣吗!”


“怎么没有,”相比较孙翔的焦躁,叶修显得游刃有余,语气懒散欠揍:“就那个……叫什么我忘了,当时测出来和我百分之八十八,我说怎么每次跟他走一起我就想贴到他身上去,后来给那哨兵做精神梳理的时候……那种感觉……”


“呵呵。”韩文清意味不明地笑了一声,眼睛平视前方安稳地开着车:“那你怎么不和他结合啊?”


叶修咬着香烟笑得眼眸弯弯:“差一点我就把持不住了,但是转念一想,哎呀,还有个糟糠之妻在家里用他健硕的胸肌,甘甜的乳汁哺育我的智障孩子呢,我怎么可以放纵自己?”


孙翔差点就要为智障两个字发飙,可又想到叶修这一损就损了两个,韩文清自然会为他把话噎回来,于是硬生生忍住。


果不其然韩文清侧目对叶修冷笑着说:“我的胸肌为什么这么壮硕?”


“还不是被我摸大的。”叶修挑眉。


孙翔:“……”


韩文清嘴角笑意渐浓:“那你胸肌也很壮硕啊?”


叶修不知廉耻从善如流地接道:“好意思说,被你舔大的。”


孙翔要吐了。


叶修本来想探过身子和韩文清交换一个吻,念及还在上班高峰期的公路上才悻悻地作罢,他收起旖旎的心思,转过头继续和孙翔聊之前的话题:“知道那个向导是谁吗?”


“不……好吧,我知道!收起你的狗触角。”孙翔凭空伸手挡了挡那些根本没有实体的精神触角,“他叫周泽楷,我联谊日那天遇见的……当时他不知道为什么陷入了伪结合热,我帮了他一把。”


叶修看了韩文清一眼,后者很有默契地朝他点头:“是有这么个学生,深度晚觉醒者,两个月前刚刚转进张新杰管的2班。”


叶修不耐地抖抖烟灰:“没问你这个……”


“……门当户对。”韩文清简单总结。


孙翔被这四个字说得眼睛一亮,扒着副驾驶的靠背兴奋地问道:“怎么说怎么说?”


“他是官二代,你是……书香门第,知识分子二代。”


孙翔不屑地撇撇嘴:“你这么说感觉我高攀了……”


周泽楷的父母都是中阶哨兵,原本想着生下来的孩子哨兵是可能性较大,从很小便一直将他当作哨兵那般严格要求,结果等到他十六岁都没有觉醒,父母也就接受了自己孩子是普通人的事实,只是体能感官的训练仍旧继续,毕竟周泽楷长相过于出众,时常受到骚扰,长辈希望他能有好的体魄保护自己……结果周泽楷非常给力地二十四岁觉醒成为一名向导,吓得一家人措手不及。


之前好像也听张新杰提过班上那名转学生,说是刚觉醒的缘故信息素抗性非常差,不过很聪慧,精神力也很强大,基本上勤加训练是这届向导中数一数二的存在,韩文清思及此处,缓缓开口:“周泽楷家境很好,但是本人信息素抗性特别弱……正好这节课爸爸给你走后门,你多单独教教他。”


本来孙翔还在思考周泽楷这么娇弱的向导怎么进的2班,经韩文清一点就全明白了,肯定是仗着家境好,硬塞进去的。


不愧是我看上的向导,就是这么的不讲理!信息素抗性弱这点经过那天的事情孙翔也完全不意外,只是内心越发爱怜起那个男人,甚至油然而生一股没了我他可怎么过的大男子主义情怀。


“你们的相容性恐怕只高不低。”眼看着目的地即将抵达,韩文清沉声总结道:“放任下去非常危险,不管怎么样你们都要尽快接触,商量解决的办法,结合还是暂时仅仅互相获取信息素。”


叶修是军部派来看管这次联合训练秩序的首席负责人,孙翔往哨兵处集合,韩文清则是去向导处整合纪律,三个人在地下停车场道别,一一前往自己应去的地方。


离得太近,孙翔明显感觉到信息素屏蔽器开到最大也不怎么顶用,他太想不管不顾地跑去周泽楷身边把人拥在怀里,至少也要靠近他,有些肢体接触,他只好转移注意力去想叶修当初是怎么克服这种诱人的吸引力的,也许自己两位父亲之间确实是真爱……


周泽楷这边情况更差,他几乎已经瘫软在江波涛的身上,张大着嘴急促地喘息。


“不行!”江波涛按下周泽楷疲软的右手:“你已经打了三针了,再打对身体有害的。”


周泽楷闭了闭眼睛,额头滚落的汗水刺激得他双眸酸痛,他抬起热烫的脸颊,低声说道:“他在了……”


“孙翔?”


周泽楷无力地点点头,极力用食指点了一个方向。


江波涛环顾四周,找到张新杰的身影之后急忙将人喊了过来。


张新杰还未和韩文清碰上面,故还不了解具体情况,但凭借多年教学经验也一眼就看出了周泽楷的问题,两倍于向导数量的哨兵就集结在隔壁,这边的向导们多多少少都受到些影响,但难受成周泽楷这样的还独此一人。


不应该……张新杰想着,周泽楷好歹也接受了近两个月的反信息素突击训练,没道理不适到这个地步。


江波涛连忙简短解释道:“有一个和周泽楷高相容性的哨兵在1班,小周已经不能再注射哨兵信息素了,能不能麻烦老师把那名哨兵喊过来让他们单独相处?”


“嗯。”张新杰点头:“知道是谁吗?”


“孙翔。”


“……”张新杰推推眼镜,沉默了三秒故作冷静地又问了一次:“谁?”


江波涛:“……”


他试探着问道:“也许是……孙香……?”



——tbc


1.好像有两个哨兵只能生出哨兵或是普通人的设定……但是不管了,当做不知道吧!

2.不要急,下一章周翔的关系就要飞速发展,然后恋爱的甜蜜烦恼然后嘿嘿嘿然后H End,呸,HE。

评论 ( 23 )
热度 ( 367 )
TOP

© 林木晚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