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个机会,给个信仰。
攻控剧情党,常年无粮

【周翔】这和我想的不太一样(4)

前情点击:(chapter3)


本章简介:孙翔被吃尽豆腐而不自知


(chapter4)


张新杰最后的倔强也在看到叶修家那只小崽子不适得连连掀动衣领透气,调整耳后屏蔽器的动作中破灭。


屏蔽器就宛若眼罩耳塞一样,遮掩了用信息素探寻外界的渠道,使人的感知能力大幅度受损,除非出入无危险的正式场合鲜少有人佩戴,而且真正到了战场上它也不会给你任何便利。


如果可以的话,张新杰真心诚意地期望叶修的儿子打一辈子光棍,可惜孙翔又是他最尊敬的前辈韩文清的孩子……


“孙翔!”塔1班的辅导员王杰希扬声喊道,声音依旧沉稳,但孙翔总觉得从其中听出一丝笑意:“过来,和这位张老师去执行一项特殊任务。”


“……嗯。”让我和一名向导,还是教师?去执行特殊任务?


没有理睬孙翔满脸的燥热与问号,张新杰向王杰希点点头就径直往向导休息室走,孙翔烦躁地跟了两步,很快就发现他们沿着周泽楷所在地的方向前行,而且离他想触碰的那个人愈来愈接近。


“是他吗?他很不舒服吗……”孙翔立刻明白张新杰的用意,也没有隐瞒自己的焦虑与关切。


张新杰没有回答孙翔的问题,反而开口震慑道:“我会派人守在门外,如果你有任何强迫我的学生的举措……那要请你小心了。”


孙翔:“……”


孙翔:“我是坚定的婚后结合主义者。”


张新杰将手握在门把手上,瞥了孙翔一眼:“叶修十七岁就和老师滚到了一起,你作为他的儿子,说出的话在我心目中要打一半以上的折扣。”


孙翔没懂这个人为什么对他异常反感,他也懒得深究,直接将张新杰归类于那些过分倡导向导独立自主十分厌恶哨兵的向权癌当中去,他更关心的是墙后周泽楷的情况。


仅一门之隔时,孙翔内心的急躁反而奇迹般地安稳下来,他仿佛感觉到门后周泽楷湿热滚烫的呼吸,已经黏腻地缠绕在他左侧颈窝上,烧灼着他的腺体。


张新杰打开房门,侧身避开,伸手递给他一枚徽章之后让孙翔一个人进去,徽章的用处是采集孙翔定向的信息素,日后周泽楷再出现类似情况不稳定的时候,含有孙翔本人信息素的徽章作用绝对比普向哨兵信息素管用得多。


门悄然关上,孙翔环顾被砸得七零八落的房间,终于在墙角看见缩成一团的周泽楷,他连忙上前两步,又担心唐突了他。


这种情况下的向导应该很排斥不熟悉的哨兵吧……一向直来直往大大咧咧的孙翔难得细腻起来,我先用信息素安抚他吧,呃,之前都是被向导用信息素安抚的,如今反过来真是完全不会啊……


周泽楷迷茫地抬起头,用力眯了眯眼睛调整焦距,他张了张嘴,声音细微几乎要散在空气中:“孙……翔……?”


“是我。”孙翔坚定答道,希望用自己诚恳稳健的声音抚慰向导脆弱的心灵。


“过来……”


“……好!”孙翔得到允许后自然不再犹豫,大步上前跪在周泽楷面前,感受到向导瞬间散了力气瘫倒在自己怀里。


滚烫炙热的身躯真是……一点也不柔软啊,孙翔情窦初开时曾经幻想过自己的另一半应该是一个身娇体软胸大腰细的萌妹子,如今将周泽楷揽在怀里时又觉得就应该是这个样子,男性的身躯精悍修长。


周泽楷将脑袋埋在孙翔颈边深呼吸两口气,颤抖着伸手去解他的衬衫纽扣,手指过于酸软竟然试了两次都没有解开。


孙翔注意到这一点,快速自己动手将上衣脱掉,露出紧实的胸膛来,八块腹肌一直是他自豪的地方,向导想看就看个够吧!


周泽楷感激地笑了一下,五指包裹着孙翔的胸肌,捏了捏又将脸贴上去感受肌肤的热度,手掌贴着腰侧划到后背,然后用力抱住。


孙翔被勾得也有些情动,他嗅着向导发间的味道,闭上眼睛回搂住他,两个人紧紧挨在一起不留空隙。


“可以吗?”向导声音闷闷的,突然一句没头没尾的问句让孙翔一怔:“什么?”


“可以吗?”向导抬起头,话音急促,眉头微皱,带着渴求的神色。


“可以可以可以!!!”孙翔慌忙点头,家训第一条:向导的话都是对的!


第二条:向导的要求都必须无条件满足!


第三条:没有例外。


话音刚落,孙翔耳边的屏蔽器被摘下,他蓦然感觉眼前一亮,竟已经处在了自己的精神空间内,他慌忙从水底浮起来,看见周泽楷正惊讶地环顾四周,而他踩着的地方,是孙翔精神世界里唯一的一处陆地。


虽然不过电梯大小,孙翔腹诽,不过好歹种了棵椰子树的吗!也算有树有草有花有饮料有零食。


周泽楷回身看见只从海面上探出一只头的孙翔,弯起嘴角愉悦地笑起来:“你好,我是周泽楷。”


他从领口里揪出一只巴掌大手指粗细的白蛇,说:“它是一枪穿云。”


“……”孙翔在水面上吐出一串泡泡,过了一会问:“是水蛇吗?”


“唔。”周泽楷任一枪穿云在自己腕间缠绕穿梭:“试试?”


“怎么试……啊喂!”孙翔眼睁睁地看着周泽楷捏起一枪穿云的七寸把蛇扔进了海里,“一叶之秋救蛇啊!!!”


幸好小家伙蹦跶几下从海里蹿出来,呲牙裂嘴地朝周泽楷吐了几下蛇信子示威,然后气鼓鼓地游远了。


“一叶之秋?”


“哦,”孙翔爬上岸拧着衣服上的水迹:“我的精神体,让它出来给你打个招呼啊。”


周泽楷微笑着颔首,目光还停留在孙翔身上时却听见远处海面上巨大的拍水声音,他抬头,正巧看见湛蓝的海平面上一只遮天蔽日的蓝鲸一跃而起,掀起滚滚浪潮。


孙翔尴尬地拿衣服擦脸上的水:“呃……就是它,有点傲不太近人,随我十七八岁时候的脾气,你等我把它骂过来。”


“没事。”周泽楷挨着孙翔坐下来:“我想和你谈谈。”


他缓缓一字一句地解释着:“不进入这里,无法正常交流。”


“哦哦!”孙翔点头表示理解:“我想我们的相合性应该很高的吧,嗯,很高,当然你也不用太在意,我不会利用这个强迫你的!”


周泽楷点点头,示意他在听。


孙翔双手握拳:“呃,我觉得你挺好的,可能这句话说的有点早,不过我想和你深入交流下去,就希望你能给我个机会!”


现如今哨向比例10:1,不抓紧机会打直球搞什么暗恋就是作死,想要向导就果断上!


周泽楷原本准备好的一席话都在孙翔的果断上中变成了废话,他本来想让孙翔定时存一些信息素给他,他还想到在这些定时的接触中或许两个人会产生什么情愫。


信息素真的是一个非常蛮横的存在,多少陌生人甚至是相看两相厌的仇人因为高相容性走到了一起,即使很多已与他人结合的哨兵或者向导都会被高相性所干扰。


“等下去检测。”周泽楷拖长语调:“高的话——”


孙翔立刻接道:“就答应?”


蓝鲸不知道什么时候接近了孤岛边,毫不留情地聚了术水柱直击孙翔面门,直接把主人打飞到海里。


周泽楷朗声笑起来,摸摸一叶之秋的皮肤,没有点头但孙翔知道他已经答应。


 

韩文清看到张新杰回到自己班级,装作若无其事地上前探话:“听说,我儿子被你拎过去干苦力了?”


“苦力?”张新杰面无表情地翻看名册:“分明是美差。”


韩文清本来想板起脸,露出一贯黑社会老大的严肃神情,可是一想到自家儿子拱了白菜就忍不住抽搐的嘴角:“哦?”


张新杰合上名单,叹了口气:“挺厉害的,不愧是您和叶神养出来的孩子,一找就是我门下最厉害的向导。”


“不至于,最厉害之一。”韩文清心安理得地将夸奖收下,他想叶修在这里的话还要笑道谢谢张老师的栽培,明日婚礼上敬你三杯。


张新杰抬眼,郑重地摇头,悄声在韩文清耳边说了几句话。


韩文清嘴角的笑意终于收了回去,他呆了一秒才消化完话里的含义:“……真的?”


“江波涛刚刚被我逼问下瞒不住说的,前几日才变异,所以信息素情况才这么不稳定……我说呢,再怎么样周泽楷也不至于因为信息素虚弱成这样。”


韩文清正经地拿出个人终端:“我得告诉叶修,这件事我知道了就不可能瞒住他,还不如及时上报。”


“……”张新杰无奈摆手:“别汇报给上级,再观察一段时间。”


 

等集训中心大多数学生都走光了,孙翔才满面红光,春意盎然地走出来,旁边还跟着胸前配着徽章,看起来状态不错的周泽楷,江波涛急忙迎上去和孙翔打过招呼之后拉着周泽楷的衣服问东问西,孙翔早上还拿这人当作情敌,现在却丝毫不在意地大方把人让了出来。


“那我先走了,有事联系我,下次见!”


张新杰见到自己的学生安然无恙,也与韩文清、叶修道别,朝孙翔点头后将两位学生接上车。


“爸!爹!我要告诉你们一个消息!!”


“儿子,我们要告诉你……”


叶修和韩文清因为说话慢了一拍,含恨被孙翔抢去话头,后者调出个人终端,点开信息素相容性专业测量软件,神神秘秘抑扬顿挫地吼道:“猜猜我和周泽楷相容性有多少???”


“八十八。”“八十八。”


“百分之百。”


“……”“……”


叶修一直漫不经心的表情终于破裂,他取下嘴角的烟,猛地抓过孙翔的手腕,上面触目惊心血红的百分之百。


“老韩……”


“是不是错了。”韩文清闭上眼睛揉着鼻梁,深呼吸一口气。


“对啊,是不是错了?你测了几遍?”


孙翔看到自己两位父亲这么惊讶的反应心里爽到爆炸:“十遍,差点直接把腺体挖出来!还用周泽楷的终端也测量了十遍!都是百分之百!近一百年来全世界都没一对百分之百吧!啊?!”


“……”


“……”


韩文清拨通了张新杰的联系方式:“新杰,去军区中央医院,嗯,我们马上就到。”


“噫?!”


韩文清现在不急着把自己得知的消息告诉孙翔了,本来就是想让孙翔意识到周泽楷的稀缺性,然后抓紧把他泡到手,但如果二人的相容性达到了世界罕有的百分之百,那还急什么呢?


tbc.

【呃!!我又要去考试啦!!所以27号之前就要消失了!!

再所以小周的生贺也赶不上了!!

但是翔翔的生贺会尽力的。(咳,说说而已)

另外就是要说,这篇写完之后,打算写之前坑掉的无限流信号中断那个,因为……首先情节构思完了不写出来好难受!!其次真的很想写添上喻文州和黄少天两位的第二场游戏!!!第二场游戏!!!】


评论 ( 34 )
热度 ( 355 )
TOP

© 林木晚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