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个机会,给个信仰。
攻控剧情党,常年无粮

【周翔】所有一切,仅为一人

【算……是给小周的生贺吧,本来没想写的,结果发现无料参文解封了,(哦,从来就没有封过,)

然后就果断拿上来凑数了!就是这么得棒棒!】


所有一切,仅为一人


孙翔的退役也算是轰轰烈烈,欢送会上黄金时代的前辈们皆一一到场,就连平日里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叶修大神都在结尾处漫不经心地露了个面。


当时正在进行一叶之秋账号卡的交接仪式,记者要求新旧主人一起握着账号卡对着镜头微笑,孙翔笑容真挚,又透着点伤感,结果一抬头就看见叶修站在对面,笑得灿烂无比神采飞扬,孙翔本来还想对后辈说一声请把这一切当做荣耀而不是炫耀云云,这下顿时说不出口了,还颇有些咬牙切齿。


记者刚下去,孙翔再次被轮回新生代们包围。


“你们队长呢?”公众场合不准吸烟,叶修萎靡得不行,十分颓废地站在包围圈外面冲孙翔喊话。


其他人都齐刷刷地望向孙翔,但只有他本人才知道叶修口中的这个队长指的是谁。


孙翔沉默了一下,“不知道。”


“这种场合都不出现?可以啊。”


“说得好像苏沐橙退役的时候你出现了一样。”


“所以哥能亲临现场,你必须得欢呼雀跃爱不释手啊。”


“嗯嗯,受宠若惊夹道欢迎……”


江波涛本来远远看见叶修不怀好意地找孙翔谈话,有些害怕孙翔嘴拙又是暴脾气被叶修点着了,等匆忙往前走了两步,才兀地想起来这已经不是第十赛季了。


孙翔也早就变了。


因为人来得齐,就有很大的呼声请求第一届世界荣耀邀请赛的成员上去合影,美名曰再聚首什么的。


按照编号排来排去,最后差了两个人,周泽楷和黄少天,最能讲的和最不能讲的都不在,活动也少了许多噱头。


“少天一周前特别兴奋地跑去西藏爬喜马拉雅山,嗯,然后摔断了腿。”喻文州摸摸西服口袋:“他托我给你带了视频。”


“谢谢不用了,心领。”孙翔连忙不那么委婉地推拒。


喻文州掩唇笑了起来,时光在这个男人脸上留下成熟稳重的痕迹,也只有笑的时候,才让人想起以前那个在战场上器宇轩昂挥斥方遒的蓝雨队长。算起世邀赛和全明星表演赛,孙翔和他合作了也不下十次,知道他这样笑准没好事。


“周泽楷呢?”


“……为什么都问他?”孙翔挠挠后脑的短发:“好久没联系了。”


“哦?”喻文州意味深长地叹了一声,拍拍孙翔的肩膀缓步走到别处去应酬了。孙翔若有所思地踱到江波涛身边:“周队退役之后跑哪儿去了?”


“你不知道?!”江波涛惊讶地放下手中的香槟,“我还以为……”他及时住了嘴。


“你还以为?”孙翔不依不饶地反问。


“以为你们会有联系哈!哈!退役后打算去做什么?”江波涛揽过孙翔的肩膀,把人带到角落里安静的雅座上。


孙翔抿了抿唇边的果酒,口气有些犹豫:“不知道,可能会跟着我妈出国吧……”


“出国?”


“嗯,去悉尼……想读书读书,想工作工作,要是在那里找到老婆有了孩子,就不回来了。”孙翔说得轻描淡写,他确实没什么追求了,之前这十几年的竞技生涯已经足够辉煌,金钱名誉谈资,他什么都不缺。


“挺好的……”江波涛缓缓呼出一口气:“回家前你要不要抽空去看看小周?”


“他可算是咱们中间混得最惨的那个了,到时候你可别笑话他。”


“再惨能有多惨。”孙翔端着酒杯的手慢慢收紧,另一只手在裤口袋里握拳,“就算他把前些年赚的几千万叠吧叠吧扔水里,出去卖个脸又有大把的人上赶着包养他。”


 

不过周泽楷目前的情况确实挺惨的……孙翔戴着帽子墨镜口罩,全副武装,按照江波涛给他的地址寻找周泽楷的店接近两个小时,在太阳底下走得都快虚脱了,才勉强看到那块小巧玲珑深怕有人能看见的招牌。


他以为就周泽楷这财大气粗的派头,告老还乡怎么也得在上海最豪华的地段盖一间超五星级大酒店生意兴隆坐吃等死,亦或者跑世界各地旅游享受人生坐吃等死,再者凭着一张脸一本支票簿拥豪车美人策马奔腾坐吃等死。


反正离不开坐吃等死。


而不是像这样,坐在一家门面比不过孙翔家厕所的甜品店里,斜靠着透明干净的落地窗,垂眸安静地读着本全英文莎士比亚原著。


蒙谁呢,看得懂吗?


孙翔来势汹汹,却在最后一步上有些怯场,还好门内的人注意力都放在书上,并没有发现步行街道对面有个包裹得严严实实的猥琐男人,正目不转睛地盯着他。


终于,在周泽楷从胯下掏出一本英汉硬壳大字典时,孙翔忍不住低头浅笑一声,推门走进了这家厕所。


推门顶上挂了风铃,随着孙翔沉稳的脚步声清脆作响。


周泽楷抬头轻描淡写地望他一眼,在孙翔的视线中,镜头瞬间慢到甚至可以清楚地看到这个人的睫毛是如何垂下又扬起,就在孙翔以为他们俩个会激动地来一发兄贵之间久别重逢的拥抱时,周泽楷抿唇僵硬地问他——


“需要什么?”


不是吧,难道他没认出来我?!!


意识到这种可能性的孙翔胸中不满简直要溢出来,他啧了一声,环顾这间座位不超过六个的小店,不屑地坐到周泽楷对面:“随便来点吧。”


周泽楷合上莎士比亚全集,也不因客人任性的点单而感到为难,他走进后厨又很快地走了出来,手上端着一杯奶白中带点灰的饮料。


“慢用。”周泽楷先是在孙翔面前摆上精致的杯垫,再轻轻地把玻璃杯放在上面,然后还递过细长的瓷勺和纸巾。


孙翔一直知道周泽楷对吃甜品有强烈的兴趣,但从来没发现他还有做甜品的兴致。


孙翔加入轮回的首战惜败兴欣,那时候他急切地想要证明自己,不分昼夜地练习,队友在的时候就组团,半夜没人的时候就竞技场单人切磋,随之而来的就是大量咖啡因的摄入,到最后奶咖完全刺激不了神经,他就喝起了纯黑咖啡。


特浓黑咖啡真苦。


那段时间也真的好苦……


孙翔许多次喝得想吐,没有人劝他说赶紧去休息,因为谁都知道他肯定不会听的,所以周泽楷开始陪他。


孙翔多晚睡,周泽楷多晚睡。


没有任何多余的言语,只是夜深人静的时候走到他身边,打开旁边那台机子插上账号卡。


不过周泽楷讨厌咖啡,为了能撑到最后,他就喝茶,吃高热量的巧克力。


孙翔知道他家队长的意思,所以他很不耐烦地凶周泽楷别多管闲事,周泽楷不反驳,甚至不说话,静静地将他的失态尽收眼底,偶然发现他苦得胃痉挛,跑去厕所里吐酸水的时候,在他桌上放了一块巧克力。


隔天是抹茶泡芙,第三天是蛋挞。


夏天是杨枝玉露,冬天是舒芙蕾。


后来轮回拿了冠军,孙翔跑去买了烤箱塞到宿舍里,给上上下下每一位成员做了焦糖布丁,周泽楷的是特大份,简直是用油桶装的一样,孙翔递给他的时候还在放狠话:“以后别买菠萝西米露,我过敏。”


“算了,从今往后啥也别买了,我会做。”


孙翔在厨艺方面还挺有天赋的,据他所说,当时要没荣耀这东西出现,指不定他就去旧东方进修拿个厨师证抓别人胃去了。


“三百个床位不锈钢……”斗神的名号落实,双一响彻联盟之后,孙翔逢空就喜欢哼着广告倒腾点甜品出来,除了烤箱,他宿舍里逐渐配备了全套的烘焙工具。


后来他还在年会上展现了新学的花式调酒手法,摇酒器在他五指之间灵活地穿梭,当场就有新来轮回训练营的妹子,哭着喊着冲上台向他告白。


由于做给周泽楷的甜品永远被消灭得干干净净,孙翔怕他不够吃,就逐渐加大配给量额,导致最后江波涛取笑他俩说每天就看孙翔像在喂一头上辈子饿死的猪。


“队长你怎么这么爱吃甜点啊,我刚来轮回的时候就看见你包里全是巧克力。”孙翔小心地从烤箱里取出芝士蛋糕,三分之二都切给了周泽楷:“干脆和我学做菜吧,否则你日后工资全得贡献给甜品店。”


周泽楷迫不及待得舀了一勺蛋糕,甜腻绵软入口即化,他低着头不去看孙翔,支吾说了一声:“懒。”


“……”孙翔被这个理由折服:“好吧,反正有钱,怎么吃都吃不穷你。”


江波涛是他们轮回那一批老班底中退役最早的,再后来是方明华,杜明,吴启,吕泊远……周泽楷撑得最久,也在两年前把队长位置一甩撒手人寰,从此人间蒸发。


孙翔将烘焙工具往纸箱底一压,回头又给轮回捞了一个冠军。他记得一枪穿云的接替人那时被周泽楷枪王光环压得有多惨,也记得最后团队战中最后那一道巴雷特狙击打得有多漂亮——


漂亮到让他突然想念起了芝士蛋糕的味道。


孙翔握住玻璃杯的杯柄,看起来好像花生核桃奶,他这样想着摘下口罩喝了一口……真特么的就是花生核桃奶,楼下平价超市六块钱买一升。


“咳……”周泽楷你什么意思我让你随便来你就来得这么随便?我要让你上天你岂不是变成仙女了?!!孙翔隐了隐怒气,拉起面罩抬头微笑道:“店长你再给我做一份芝士蛋糕咯?”


周泽楷闻言似乎非常犹豫,他欲言又止地在孙翔桌边站了一会,转身走进厨房,自此一去不复返。


“……”


“???”


孙翔一个人在店里百无聊赖地坐了半个多小时,既没人进来,也没人出来。


“不是吧,生意这么差?”孙翔自言自语地在屋内闲逛,店面非常干净整洁,白色基本色,欧式风格,窗台上排列着国内外的书籍杂志,吧台处还点了瓶清雅的熏香,充满了小资格调,他又晃了一会终于忍不住把帽子什么的都摘掉,随着周泽楷的足迹迈入那神秘的禁忌之地。


而周泽楷正在禁忌之地里,左手拿着食谱,右手一笔一划小心翼翼地比对着搅蛋液。


“……队长你是不是啊,你这两年甜品店怎么支撑下来没倒闭的?”孙翔翻了个白眼在水池边上洗干净双手,把人往边上一推,熟练地接过陶瓷碗和搅蛋器。


周泽楷毫不惊讶,淡淡答道:“才开了一个月。”


“诶,刚才那杯核桃花生奶……”


“好喝吗?”周泽楷兴奋地打断孙翔的话,语气十分激动,好像在期待赞扬的小朋友。


“……还不错。”感情那是你的最高手艺……


孙翔熟门熟路地把蛋糕坯做好放进烤箱里定时,然后和周泽楷一起走到外面透风,“队长,你怎么会想到开甜品店?”


“不是队长了。”周泽楷脱下袖套和围裙,轻轻地挂在门后。


“啊?那……周老板?”话刚说完孙翔自己都笑了,“称谓不重要啦,你刚走的时候,队里那几个小家伙一喊我队长我就下意识四处找你,愣了好几秒才想起来,哦,叫我呐。”


周泽楷抬手掸了一下孙翔领口的面粉,“想吃甜品,就开店了。”


“那也不用自己上阵啊,怎么不找个甜点师?就你刚才半个小时蛋黄蛋清都没分开,怪不得一个客人都没有……”


“嗯,没有合适的……”


“还有你这地理位置也太偏了,客流量太少,也没见你做个广告什么的……哎哟,你怎么这么淡定啊。”孙翔说得口干,捞过旁边的核桃花生奶喝掉了一大杯。


周泽楷笑得很暖,唇角微挑,碎发温顺地贴在额前,显得他人温和淡雅,无欲无求,“今后打算做什么?”他小声问道。


孙翔舔舔低落在手背的牛奶,“跟着我妈出国吧,她最近把公司开到澳大利亚去了,成天跟我说洋妞多美多辣……哎哟,搞得我都怀疑她要搞百合老树开花了。”


周泽楷笑容一滞,随即伸手取了离自己最近的那本书,装模作样地翻了几页,“挺好的啊。”他声音压低了,明明不知道该说什么,还是用些无意义的词语将话题延续下去。


孙翔注意到了周泽楷那一瞬间的僵硬,但他并没有提出来,反而非常给面子地把注意力转移到那本书上。


藏语的三国演义……


随着周泽楷缓慢翻书的动作,孙翔简直觉得尴尬爆了,明明在轮回战队里的时候从未有如此冷场的情况,难道这么久不见两人已经生分至此了么?“咳,这两年你都干嘛去了?明明就在上海也没见你来轮回看看我们。”


周泽楷心思显然不在这里,他“嗯。”了一声,又“啊?”了一下。孙翔都被他弄笑了。


“队长你是不是有事儿啊?”孙翔拿过自己的帽子,“那——我就不打扰了。”


“别!”这次周泽楷的动作很快,几乎是下意识挽上了孙翔的胳膊,他虚张了两下嘴,最后语气甚至称得上是哀求:“别走。”


孙翔被周泽楷的态度吓到,立刻弹坐到座位上就差赌咒发誓绝不动弹,周泽楷也知道他刚才好像夸张了点,羞耻地指指厨房:“吃了蛋糕再走。”


“……就一个蛋糕?”孙翔瞪大眼睛:“你刚才那语气我都以为……”我都以为你要哭了。


周泽楷又坐了一会,说了句差不多了就往后厨跑,孙翔不放心地跟上去,果然看见周泽楷直接光手就伸进烤箱里取蛋糕。


“周泽楷!!”孙翔一个董存瑞救碉堡式飞扑把周泽楷的右手挽留下来,“你想造反吗!!!”职业竞技选手的手就是吃饭的家伙,全身上下最金贵的玩意,即便已经退役孙翔还是习惯性的为周泽楷的迟钝暴怒了。


周泽楷回身打开了水龙头,清凉的水打在手臂上,良久他终于冷静下来,“不太会用。”周泽楷被水沾湿的手随意插入发间往后撩了撩,他朝孙翔微笑着,就如之前千百次曾经笑过的那样:“你来吧。”


将蛋糕切好摆盘之后,孙翔回头又看见周泽楷在那里倒核桃花生露,他无奈地走回去:“我来,想喝抹茶奶盖红茶还是香草奶昔?”


“奶昔。”周泽楷侧身把位置让出来:“去冰。”


“你这儿东西挺全的啊……这是你做的?”


周泽楷低头看看孙翔手里的奶盖盐,摇摇头:“每天做好了送过来。”既然有打发好的奶盖孙翔也乐得省力:“每天客流量到底多少啊。”


“三个?”


“……”孙翔:“那这些多余的材料都怎么办?”


周泽楷奇怪地看向他:“扔掉?”


“……”


没多久,孙翔端着两个陶瓷杯稳稳地放在靠窗的小木台上,周泽楷用小铁勺挖了少许蛋糕舔进嘴里,又喝了一口冰镇凉爽的奶昔,满足地眯起眼睛。


孙翔自周泽楷退役后再没动过手,此时就觉得自己做的蛋糕有那么一些不尽人意,还没等品出什么,对面的人已经吞了大半的芝士蛋糕下肚。


孙翔心中还是得意的,他挑挑眉:“你至于吗?就这么好吃?”周泽楷嘴角还粘着点碎屑,舔了舔勺子:“嗯。”


“哈哈哈哈哈哈,瞧你这一脸离不开我的样子。”孙翔咧嘴笑得很开心,整个房间都因他鲜活起来。


周泽楷含着勺子直勾勾地望向他,轻声开口:“那你愿意为我留下来吗?”


“啊?”孙翔似乎完全没有预料到周泽楷会一本正经地对他说这种话,愣了一下眼神躲闪,没有回答。


周泽楷内心突然翻腾起来,右手紧紧握住小铁勺,硬着头皮继续说道:“别出国……”


“留下……”周泽楷话还没说完,就被一阵急促的音乐打断,他尴尬的慌忙低下头,孙翔呆愣了好几秒才如梦初醒般翻找自己的裤口袋。


“喂……爸?怎么……哦哦,行……啊?什么??……”孙翔听到那边的人说了什么,立刻把杯子放下来,右肩夹着手机快速把自己的东西收拾干净,他对周泽楷歉意地点点手机又指指外面示意要离开。


唯一的那丝冲动也悄无声息地消散开来,周泽楷笑笑,表示没有关系,放任孙翔离开了。


等那抹高挑的背影彻底离开视线,他仿佛脱力般倒在座椅上,拨通了一个号码。


“江……”周泽楷呢喃着:“他要走了。”


对面的人沉默了一会,叹了口气:“你这两年干什么去了?怎么干等到现在?好了,人家自己有规划要出国了你才开始急了,我真的……小周你,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我……”周泽楷顿了顿:“没想好。”


“两年前没想好?现在想好了人没了……”江波涛也是无奈,周泽楷喜欢孙翔这事没多少人知道,他算是其中一个,当年周泽楷始终没挑明自己的心意,理由就是还没准备好。


还不知道要不要走这条路,不知道要不要拐人走这条路……


江波涛的意思是,一个人好好想,想清楚了就去做,不要后悔,可他真没料到周泽楷一想就整整想了两年。


“你甘心吗?”江波涛问:“不甘心的话就算他跑到机场,你也要去把人从飞机上拽下来。”


周泽楷没说话,江波涛可以听见电流那边越来越急促的呼吸声,他刚想再说点什么,周泽楷却突然挂了电话。


拨通孙翔号码的时候周泽楷再次激动起来,他想起了孙翔第一次给他做的布丁,加了很多很多糖,甜的腻人,黏稠的糖浆从此就留在了血液里,怎么也冲刷不干净。


盲音响了很多下,周泽楷快速地想着措辞,直到他把一切要说的都计划好了,那边还依旧无人接听。


周泽楷不死心又拨通了一次,咬着下唇不自觉地从吧台踱步走到了门口。


从未想过我们会生死与共携手并肩。


仿佛是错觉一般,周泽楷听到了之前孙翔的手机铃声——那是有一个他们俩组合的粉丝为他们谱曲写的歌。


也不曾料到我们合作扶持如此无间。


周泽楷心有所触,好像感应到什么一样放下手机抬起头,恰好那个男人推门进来,微褐色的短发随风小幅度摆动,明眸皓齿,俊逸大方。


“啊,老板你这里招甜点师吗?”


“有多年喂猪经验的那种。”


 

后记


1.孙翔走出甜品店大门之后立刻大步跑到拐角处,回头再三确定周泽楷看不到自己之后凄惨地朝电话那头喊了声爸。


“我完了……”


“别笑,你也完了,你没孙子抱了……”


 

2.某大V:荣耀粉们快来看看我在S市里一个小角落里发现了什么!!!

店名图片+店内图片+食物图片+服务员图片+甜点师图片+服务员与甜点师亲密互动图片+服务员与甜点师过于亲密互动图片


路人1:首先多水果酸奶看得我好馋啊……第二,第四张那个人是枪王吧是枪王吧!!!


路人2:第五张那个……小斗神,我擦嘞这信息量。


路人3:看完第六第七表示双一党已死,没有想到两个人都退役了的今天我居然吃到了官粮!!!


……


路人n:我今天去了,我特么的去了四次终于碰上了他们营业,太任性了吧!!!上午11点工作到下午4点,还动不动全天歇业,根本没想到赚钱吧!!排队都排到马路对面了还不扩容!!而!且!我用我的灵魂发誓这两个人在一起了。


说实话我以为店名会叫轮回,或者双一,周翔……我真的没有想到它会叫“拿去,随便吃”啊啊啊啊啊啊,原来我们家周大大是个逗比???

店名图片+服务员和甜点师亲密到瞎眼的图片


路人n+1:店名虽然是“拿去,随便吃”,可是下面还有一行小字啊——“所有一切,仅为一人”,双一,完美!!!


……


路人n+m:我快疯了,我到的时候人还很少,翔哥给我上了点心之后就坐在吧台那里和楷楷聊天,眉飞色舞的,笑得我心都化了,然后楷楷就不说话听着,过了会把鬓边的头发撩到耳后,哇,颜太正苏苏苏苏苏苏苏……


我觉得对话可能是这样——翔:泽楷,你真好看,满天星辰不如你美丽容颜的一半。


楷:⁄(⁄ ⁄•⁄ω⁄•⁄ ⁄)⁄(害羞低头整理发型)


哇,我脑子真的突然冒出来两句话: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服务员和甜点师坐在吧台紧贴一起图片


路人n+m+1:楼上的你想多了……我的座位就在他两边上,你还把我拍进去了,对,那个桃红色秋裤的就是我……当时,翔那么兴奋是在说:嘿,泽楷,老做蛋糕奶茶好无聊啊,干脆我们卖甜点顺便再卖点黄焖鸡米饭怎么样,陕西凉皮也成啊。


然后因为小斗神过于激动,口水溅到枪王脸上,所以枪王才不动声色地捋捋头发,擦掉口水,淡定地说:敢就操你。


 

3.轮回群内


一枪穿云:我特么的发现了什么!!!!!照片照片照片


一叶之秋:!


一枪穿云:我不服啊!!原来孙队会做甜点??我怎么从来没见他做过!!我都没吃过!!!


云山乱:大惊小怪什么,孙队亲手做的点心岂是尔等凡人可以尝试的?


吴钩霜月:说不定是黑暗料理。


一枪穿云:谁说的,人家微博评论都说好吃死了,我不听我不听我也要吃。


一叶之秋:那就去?


无浪:吃吃吃,不吃不是人,明儿咱们就去砸场子!


残忍静默:能不能好好练习打比赛了?


笑歌自若:投票!明天去找前队长和前前队长的扣1!


一枪穿云:1111111我是队长我一个人的票顶十张,我说去就去,去去去去去去去!!!!


一叶之秋:乖。


一叶之秋:那就去吧。

 

——END——

 

【在这里我要郑重的声明,本来我脑内的是一出正经大戏,周泽楷苦苦暗恋孙翔,说不出口求而不得,孙翔内心也苦苦挣扎,现实与爱情双重抉择,想要的效果是——错过,颓废,伤感,苦尽甘来,明媚忧伤的文字,整体低沉的风格,然而最后却给人淡淡的希望。

呃,你看出来了吗?

最初的标题想用的是奶茶小哥和隔壁的凉皮小哥……呃,最后发现确实这个名字最合适啊!

但是平时正经的习惯让我还是选取了一个文艺中二散发着花香与回忆(?)的名字。

枪王大大生日快乐!!!孙翔生日那天我再给你写一篇正儿八经(???)的生贺!!等我!!!】

 


评论 ( 26 )
热度 ( 557 )
TOP

© 林木晚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