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一年,希望写出更多的相声(✘
提醒:我皆已知晓和红痕是坑!谨慎掉落!

【周翔】这和我想的不太一样(08)

还有印象的可以看看(chapter7),因为坑太久远毫无印象的可以从(chapter1)开始回顾。

对不起我根本不知道chapter8我在写什么


chapter8


两人就这样面对面坐着,隔着两米的距离,视线错开,尴尬到无以言表的地步,孙翔三番五次想要开口说些什么,但只要目光触及周泽楷的脸,舌头就像消失了一样出不了声。


他甚至想如果周泽楷再次邀请他一起吃晚饭干脆就答应下来。


一刻钟很快就到了,周泽楷几乎是迫不及待地掐着秒站起身,上前向孙翔伸出手,后者喉结吞咽,垂眸交出徽章。


没什么说不出口的,本来谈恋爱就是合适就相处不合适就分开,再说现在两个人还没正式在一起呢,有什么好心虚的……


“周——”


名字还没喊完,孙翔就听到门打开又关上的声音,向导走了。


“……”孙翔猛地抬起头,望向合紧的房门,几乎不敢相信周泽楷就这样一言不发地彻底离开,这和他想的相去太远,可脑海中分明感觉到向导的远去,过了几秒,孙翔不死心地打开门,确确实实在走廊尽头看见周泽楷的背影,很快,那人就转弯消失了,步伐没有一丝犹豫。


——于是孙翔更加郁卒了。


他一直以为周泽楷会试图挽回他。


他还思考了很久如果周泽楷央求他不要离开,自己能不能狠下心抽回手。


毕竟他都因为强迫自己远离周泽楷而痛苦抑郁,始作俑者凭什么施施然不染尘埃,想不搭理他就彻底无所谓断绝关系,追根到底还不是周泽楷率先欺骗了他?


韩文清面无表情地错过一只行走的‘我很不爽’,喝了一口茶水,转头质问床上看哲学的叶修:“你确定是孙翔看不上周泽楷?”


“我亲眼看的聊天记录。”


“真的没看反?”


叶修放下书,给了韩文清一个眼神,后者噎住,异常费解地摇头:“我已经搞不明白现在的青春期哨兵了,脑袋里仿佛装着星辰大海,而我要在岸边通过观摩寻找掉落其中的一根精神触手。”


“其实……”叶修犹豫着说道:“我也一直在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孙翔的反应怎么看怎么像被周泽楷甩了,要不你找时间和周泽楷谈谈?”


“怎么谈?你好,我是和你有说不清道不明关系的哨兵的家长,让我们来讨论一下这段说不明道不清的关系?”


“……”

“……”


“算了,随他们去吧。”


又过了几日,喻文州在一干好友殷切的期待下,叫住了干啥都没劲的孙翔,说要带他去个好地方玩一玩。


结果好地方就是某家著名的夜店,孙翔站在灯红酒绿的大门门口,望着周围花枝招展的迎宾小姐,问道:“喻文州你来这种地方你家向导不管的吗?”


“他来得比我还勤快,进去吧我的小处男。”喻文州熟门熟路地带孙翔走进预定好的包厢,开了一箱啤酒堆了满满一桌,挥挥手喊道:“要几个乖巧点,记得是没标记的。”


“……”孙翔一口啤酒差点喷出来:“喻文州可以啊,学校里乖得跟什么似的,惯犯啊。”


“怎么?”喻文州笑着拿起酒瓶去点歌,上一位客人大概是常人,音量调得差点把他耳膜震破,“那周泽楷不也是表面一套背地里一套吗?”


“那不一样!”孙翔下意识开口反驳,不想喻文州用难听的词汇去形容周泽楷,可转念又觉得自己没必要为周泽楷争取什么好形象,“能不能别提他?”


“遵命我的小王子。”喻文州答应下来,真的不再触孙翔雷点,两个人喝着酒谈论着近现代哨兵发展史,很快就有其他人推门走进来。


孙翔酒量不差,但抱着灌醉自己的心思,到这时竟然眼睛有点花——因为他觉着最后进来那人长得有点像周泽楷。


在夜店混久了的人眼力劲都不会差,瞧着坐在里面的哨兵从自己进门起就盯着自己不放,向导自然而然笑着坐到了孙翔的旁边。


“哎呀,这啤酒度数也太低了,换几瓶来。”向导娇笑着摇了摇孙翔的胳膊:“别担心,难受了有人家给你做精神疏导。”


“……”喻文州默默在人群中点开个人终端,输入道:你们谁找的演员?温柔可人中透着难以抹灭的尴尬,孙翔能信吗?


方锐:安心,孙翔看不出来的。


孙翔真的没看出来,他从向导贴到自己身边开始就醉得更厉害了,他僵硬地接过新上的白酒,头始终没有抬起,只是轻声问:“你叫什么名字?”


“嗯?你想叫什么名字我就叫什么名字咯~”向导撅着嘴,眨了眨涂了紫色眼影的眼睛。


“……”


喻文州搓了搓身上的鸡皮疙瘩,然后听见孙翔回道:“那我就叫你傻逼吧。”


向导的笑一僵,然后尽职地捶了孙翔的胸口:“讨厌。”


“傻逼你可以走了。”


“不要嘛,哪有刚来就赶人走的啊~”


“喻文州。”


被点名的人并不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孙翔,手指背在身后一阵盲打,给静待消息的同学们回复:我就说这主意不靠谱,张佳乐你个二货。


张佳乐:好吧,那接下来是喻总个人自由发挥的时间。


孙翔粗暴地甩开旁边的向导,“我知道你的意思,不就是找个温柔点的向导,然后告诉我其实并不是我想象的那个样子吗,那我也告诉你,我敢肯定我绝对不喜欢那种强势的,厉害到能召唤出尼斯湖水怪的向导!喜欢温柔点的怎么了?有错吗!”


喻文州关掉个人终端,扶起倒在沙发上的向导,“我知道了,”他说:“你抬头。”


孙翔皱着眉看过来,满脸的不耐。


“你看他。”喻文州指着向导的脸:“和周泽楷长得像吗?”


孙翔瞥过去一眼,摇头,只是轮廓稍有类似,五官差得太远,真不知道刚才为什么能看差。


“那你知道为什么刚才会把他看成周泽楷吗?”


“我没有!”孙翔立刻高声反驳,瞪着眼睛与喻文州对视,过了一会,他颓丧地移开视线,“好吧,酒喝多了,你也知道最近我为这事有点烦心。”


“不。”喻文州一字一句地说道。“是因为你非常希望,当时走进来的那个人就是周泽楷。”


“……”


孙翔漫不经心的态度终于变了,他缓缓放下酒瓶,微垂着头不再说话,向导们出去之前贴心地关掉音响,并且向喻文州收取了额外的表演费用。


“我是不是没救了?”良久,孙翔问:“我甚至觉得周泽楷这样的也挺好的,骗我至少也是因为在乎我,就算性格都是假的,也许我尝试一下也能接受呢……”


“这个……可是我家向导说据他了解周泽楷本人确实很内向……”


“精神体由心生,哪个向导操控着几十吨重的九头蛇精神体,还会是害羞内敛的性格?”


“……”喻文州无法反驳,只能拍拍孙翔的肩膀。


唐昊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地推门进来:“你在这儿纠结有什么用?直接问本人不就好了?”


孙翔眼角的微红瞬间褪去,恼羞成怒地吼:“你们都在门外偷听呢?!”


“你以为只有我们吗?”唐昊露出一个不怀好意的表情:“我们为了你将你心心念念的向导也请到了现场,下面让我们掌声欢迎另一位当事人——”


孙翔瞳孔微张猛地拉紧了之前解开的衬衫纽扣,脑子里像初五迎财神时的烟花一样炸开,无数的念头针刺般地扎进来,然后他就看见包容兴扭腰摆胯地出现在门口。


“……”


“天哪,”孙翔哭笑不得地蹲在地上:“我怎么会有你们这帮损友的……造孽啊。”


包容兴上前一步揽起孙翔的胳膊:“别啊,你不知道,这段时间你的父亲们三番五次拐弯抹角地询问我你的感情状况,我都快疯了。”


“别告诉他们!!”孙翔着急地大喊,他最不想的就是让叶修和韩文清知道他喜欢上了一个‘暴力’的向导,肯定会被嘲笑致死。


“面子重要周泽楷重要?”包容兴一本正经地质问,让孙翔无言以对。


“反正我已经上报了,韩叔说明天二班有向导反信息素课程,已经替你把名额争取好了。”


“……”


孙翔除了服从还能说什么?


他站在白塔2班的门前努力收敛着信息素,想着如果不出之前那起意外的话,现在他应该会跑到操场上,偷偷和训练中的周泽楷打招呼,也许周泽楷还会悄悄在江波涛的掩护下溜出来和他说会话。


总之不是如今这样,他顶着张新杰吃人的眼神和其他路过向导探寻的目光,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张新杰整理完下节课的教案,终于有空和这位小哨兵谈一谈,“孙翔?”


“嗯?”


“待会周泽楷不参加训练。”


“……为什么?!”孙翔大惊失色,他就是为了和周泽楷说上话才抵抗着心理阴影来的啊。


“……”张新杰的眼镜差点被孙翔喊掉了:“韩老师没和你说嘛?你和周泽楷百分之百的相容性根本没有训练的必要,他再厉害无法抵抗你的信息素,所以我干脆让他不用来上课。”


“……”


确实挺可爱的,张新杰想着,心理活动全都表现在脸上,单纯又直接,他沉默三秒,想着不要把韩老师家的孩子欺负得太狠了,刚要回头准备开口,就发现原本还在门前的人没了。


——tbc

韩叶的量少到不好意思打tag,于是算了吧

评论 ( 32 )
热度 ( 380 )
TOP

© 林木晚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