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个机会,给个信仰。
攻控剧情党,常年无粮

【周翔】这和我想的不太一样(09)

远古老文的前情回顾:chapter8

说好手断,但是莫名其妙又码了一章,大概是——回光返照???


chapter9


周泽楷的位置非常好找,甚至孙翔根本不用特意去感知, 那人的身影就自然而然地划入他的视线范围内。


就在向导转身抬眸的瞬间,孙翔侧腿一个大跨,用着匪夷所思的走位,撕裂蛋蛋的步伐,屏住呼吸贴到了训练场外围墙柱的后面。


这位哨兵随后意识到这样的行为毫无意义还有点搞笑,他尴尬地探出头,却发现周泽楷好似真的没有看见他一样,折回跑道继续往返加速深蹲训练。


离得墙边近些的向导已经有不少注意到了孙翔的信息素,窃窃私语地朝他投去好奇、探寻的目光,孙翔不由得窘迫地加强抑制器功率。


他开始后悔脑子一热跑到训练场的冲动行为了,尴尬不说,让向导教导老师发现自己一个哨兵在白塔里四处乱晃,处分还是小事,韩文清能生劈了他。


正想着要不要灰溜溜地潜逃,忽然有几名向导拦住了他的去路。


“请问,你的父亲是叶修叶神吗?”


孙翔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挥开为首那人试图搭上他肩膀的手:“你认错了。”


向导仍不放弃,上前一步解释道:“不是,孙同学我不是那个意思,我非常仰慕……”


类似的话孙翔不知道听了多少遍,碰不上在军部任职的叶修,这群迷弟迷妹们就转为向他告白自己的父亲,青春期男生正是争强好胜的年纪,脾气更是冲到没边,孙翔刚升学的时候被不少不明就里的哨兵触了逆鳞,直接不管不顾地大打出手,还差点放出厥词要和叶修、韩文清断绝父子关系。


同级的哨兵们不敢再造次,可惜面前的向导们并不懂孙翔的自尊心正在被他们严重践踏,刚从中二期脱离的孙翔又说不出当年的宣言:我就是我,颜色不一样的花火,请不要在我名字前面冠上叶修的儿子名号。


向导见孙翔不言语,接连上前激动地表达自己的心情,孙翔漫不经心地略微调低屏蔽器的频率,接收弥漫在身边的信息素,从其中揣摩这几个向导的能力。


叶修叶修,就知道叶修……每一个都好弱,比周泽楷差得太远……给他们点教训算了……


正当孙翔手已摸在抑制器上的瞬间,一道沉稳温和的男声打断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孙翔,你在这儿做什么?”


被点名的哨兵就像所有做坏事被发现的小孩一样怯怯地站正,眨眼不说话。


江波涛绕过围墙,走到孙翔和几名向导的中间,“被老师发现会记你处分的,带领监督你的向导呢,我要向教导处反映问题!”


其他向导这也才意识到,每名哨兵进入白塔都是会有一名结合过或者能力远高于这名哨兵的向导指引,当然最重要的是监督其行为,防范意外。


刚才如若孙翔有什么不轨的心思,怕是他们几个人都不够他玩的。


“别别别……”孙翔连忙推锅:“张新杰你也敢叫板,不要命啦,我……”他假装不经意地扫了眼江波涛的身后,发现并没有周泽楷的身影之后失望地把后半句说出来:“……走了。”


“我送你回去……”江波涛朝其他向导挥挥手,示意他们早点归队。


孙翔岂是不懂江波涛的意思,两人无言默契地互相相隔一米,并肩走了百步左右,唰得一同钻入了小树林。


“什么情况?”江波涛双手环胸很有领导派头地发问,孙翔不知不觉得就被他压低一头,哨兵唯唯诺诺地嘀咕了一句,回道:“你先回答我,周泽楷他……最近状态怎么样?”


“吃嘛嘛香,睡得可好了。”


“……”


向导体力先天不如哨兵,大多擅长是头脑思维与精神,江波涛身在白塔2班,周围混的都是人精,真的很少遇见孙翔这么好骗的人了,虽然自己的胡言得到孙翔一脸——你唾骂是在逗我?的表情,但明显能感觉到哨兵的情绪更加抑郁。


“就是——心情不太好,常常发呆。”江波涛揶揄地拖长语调,观察孙翔的反应,果不其然这位哨兵抿起双唇欲言又止。


江波涛叹了口气,试图用自己的猜想套孙翔的话:“孙翔啊,其实我不想掺和到你们两个人的感情中间,狗粮真的很难吃……不过,小周呢,性格就那样,挺多看上他脸的哨兵,追求一阵就深感无趣地换目标了……”


孙翔果然耐不住开口了:“性格这回事……哎,我确实很失望,但……”


江波涛眉间一挑,被自己说中了!一个欲语还羞的但字,又蕴含了无限的转机,他抬抬手,示意你说你说,不要羞涩。


但我也不是不能接受……孙翔憋了半天,愣是没好意思把话说出口,他意识到这几个字一旦脱口,就意味着他推翻了自己之前十年的所坚持的理念,代表着他为了周泽楷突破了自己最低的底线。


更意味着他屈服于叶修,韩文清为主要代表的黑恶向导势力。


孙翔一阵又一阵地心悸,反复追问自己值得吗,他不明白自己在坚持什么,可又犹犹豫豫地不肯松口。


好烦啊,为什么周泽楷是装的呢,如果他真的就是之前的样子,自己就不用这么纠结了。


孙翔死命钻了钻牛角尖,又想到自己分明不喜欢那个样子的向导,真的要为周泽楷改变吗,总会有其他更合适的……


但是,但是……


但是他又是如此的不舍,如此的不甘心。


江波涛皱眉,试探着道:“小周是闷了点,内向了点,人狠话不多……也不是,可他人很好,和你相容度又是百分之百,这种缘分你居然不满意?”


“嗯——嗯???”孙翔后知后觉地抬起头,“你再说一遍?”


“相容度百分之百,难道你们后来查出来没有?”


“前面。”


“人狠话不多,社会……”


“社会你毛线,周泽楷他不是装的?不是为了配合我喜好装的不爱说话?”


“你什么喜好?”江波涛感觉自己终于抓住了重点,问题的关键。


“就是……我喜欢文静些,嗯……”说起这些孙翔自己也有些尴尬,“话少的,乖巧些的。”


“谁知道啊……”江波涛撇嘴,“小周市场行情不知道有多好,至于为了你伪装自己吗?”


“……”孙翔瞪大了眼眸。


“天哪,”江波涛哭笑不得地掩面,“我真是搞不懂现在和我相容性不高的哨兵脑子里都想些什么了……”


孙翔涨红脸颊,憋着满脸横肉和一股中气就要钻出小树林和周泽楷决一死战。


江波涛连忙拉住孙翔胳膊,“翔哥,翔哥稳住,这件事我们从长计议。”


“不行,我现在就要告诉周泽楷。”


“你闯下的祸,现在小周正不好受呢,你再整这么个反转,只会把事情越搞越糟好吧?”


孙翔一想是这么个理,他不知道为什么之前失了智,笃定周泽楷脾气暴躁,力能扛鼎,干了一堆脑残事,现在去摊牌——泽楷,之前对你那么冷淡全是我脑补过度,不作数,再给我一个机会吧,岂不是给周泽楷落下一个究极智障的形象?


“可……还是早点告诉他比较好吧,越拖越糟糕。”


“那你早点干嘛去了?”


“我……”孙翔难堪地挠挠后脑,正想反驳什么,心头却突然涌上一股巨大的,压抑的情绪,像困兽极尽的咆哮,如黑布一般压了下来,又瞬间被很好地收了回去。


他怀揣着浓重不好的预感回过头去,就望见周泽楷站在不远处,右手紧紧捏着胸前的徽章,满脸的不可置信与委屈。


而孙翔呢,胳膊还被江波涛抓在手里,两个人完全没有预料到这种状况,还愣着没有分开。


孙翔脑内如海啸一般回过之前他与江波涛的对话,细细品味竟是一出渣男睡过女票接着睡闺蜜的好戏码。


江波涛张了张嘴,又把喉间的话咽了回去,他终于想起把手收回去,默默推了一把孙翔的背。


后者试探地上前一步,见周泽楷没有离开的意思,才头脑一片空白不知所措地继续向前。


周泽楷掩在背后的左手几乎将指甲掐进肉里,才止住了立刻离开的想法。


真是无可救药,他还是想听听孙翔的解释。


敏锐如他早知孙翔对他突如其来的敷衍,虽然不明原由,但刮奖刮出了谢字,又何必看完所有的谢谢惠顾呢?


看着替孙翔解围的江波涛与之一起离开,他忍不住跟上来,想着孙翔肯定会发现,可没料到孙翔和江波涛在一起不知说些什么,竟然完全把他忽略了。


刚才,他们竟然还在他眼前抱作一团。


就算如此,他也可悲地想知道孙翔会跟他怎么解释。


高他四厘米的哨兵就如以往那般破开周身的气流向他走来,信息素比什么时候都要炙热,环绕着他,周泽楷感觉徽章的棱角划破了手掌,他咬牙不做声,一枪穿云在腕间不安地穿梭,朝掌心吐着蛇信。


孙翔关掉抑制器,让自己的信息素温柔地缠住这名看似很冷静面无表情的向导。


他伸出手,盖在周泽楷的右手上,分明攥地死紧,但孙翔试图分开他手指时却未遭遇一点阻力。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孙翔闭上眼睛,不去看掌心的点点血迹,他将周泽楷的右手盖在自己额头。


“你……自己看吧……”孙翔撤下了所有对外的精神壁垒,说完立刻屏住呼吸,咬着下唇,死死扣着周泽楷的手,生怕向导气到颤抖地把他甩开。


所以,他也就没有看见周泽楷骤然温柔下来的眼神。


——tbc

(相隔千山万水怕你们找不到的的结尾chapter10

沉迷JJC无法自拔,同志们吃安利吗,来剑三啊!出喵太了啊!!!!


评论 ( 66 )
热度 ( 326 )
TOP

© 林木晚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