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个机会,给个信仰。
攻控剧情党,常年无粮

【周翔】窃窃私语

【咳,第五弹,本子里的内容,本来懒得发了骗更新,伤人感情多不好是吧?可是正在码新内容的时候发现和前面有些联系,所以只好拿出来骗更新真的不是我故意的╮(╯▽╰)╭】

前面:落落大方,更前面的——自己找吧,主页里四个字AABC的都是


窃窃私语


26.没想到四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刚下车,就被一阵瓢泼大雨淋了个劈头盖脸。


“所以有叶修在的地方都很倒霉。”孙翔冻得抖抖索索,卫衣外套都黏在身上,他蹲在‘清仓大甩卖,亏本一送三’的商场门口等杜明和周泽楷拧干上衣里的水。


江波涛在旁边揉帽子中的雨水:“挺好的,现在这样不用戴墨镜口罩也没人认得出我们是谁,一排水鬼。”


杜明忧心忡忡地望着天上整片灰压压的乌云:“怎么办,我感觉这雨一时半会停不下来。”


“还能怎么样?进商场躲会雨呗,反正也要先买套衣服。”孙翔颇嫌弃地把浸水的外套脱下来搭在手臂上:“总不能就这个模样去看唐柔把?”


周泽楷扯扯衣角的褶皱:“没带钱。”


孙翔大言不惭地指着杜明:“让这小子付呗,土豪,未来唐氏集团入赘当家人,董事长。”


杜明:“……”


杜明:“卧槽,我的包呢!!!”


“……”“……”“……”


江波涛太阳穴突突地跳:“杜明你别玩我们。”


杜明听到这话一脸生无可恋地擒住江副队的双肩摇晃:“落在高铁上了……全身家当都在里面啊啊啊啊!!”


“晃我有什么用,赶紧联系高铁部门啊!”


“……”孙翔和周泽楷异口同声:“没带手机。”


杜明瞪大了眼睛:“出门还能不带手机?!你们还是二十一世纪共产主义接班人吗?副队,发挥余光余热的时刻到了,这个世界需要你这样的英雄!!”


孙翔不服气地哼哼:“还不是你早上跟催命似的,我钱包手机都在宿舍里,一样没拿。”


周泽楷一阵点头表示附议。


江波涛微笑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副被水淹得不像话的扑克牌:“早上走得急,没看清把扑克当作手机揣兜里了。”


杜明:“……”


江波涛把扑克牌扔进垃圾桶:“最起码这副扑克让我们在高铁上度过了一段愉快的时光,这个世界需要扑克牌。”


“……”杜明沉默一会:“so?”

 


27.四个人互相推卸责任,就差把对方内裤扒下来,杜明这才终于从袜子里抠出不知道什么时候藏进去的50块钱。


“我们拿这钱买四件一折老头衫,然后等雨停走过去,还是就这样打的去兴欣网吧?”杜明将决定权交给其他三个人,因为不管哪个选项都让他无法接受。


孙翔一想到即将要被叶修那个虚胖嘲笑,脑筋动得贼快,两秒钟就想到一个对策:“杜明,我建议你去买三瓶矿泉水,然后你就会获得一元零钱,接着你拿着这零钱独自坐公交车到兴欣网吧,向里面任何一个人借钱,最后你再拿着钱来拯救我们。”


江波涛十分满意得拍拍孙翔的肩膀,竖起大拇指。


杜明绝望地看向一向宠溺他爱护他的轮回队长,周泽楷蹙眉望着不远处似乎在犹豫,半晌才做下决定般挪回视线。


杜明满怀期待地对上枪王的眼眸。


……

结局是杜明花了48元把周泽楷江波涛孙翔三位大佬送上了对面新开张16元一位的茶座,自己揣着仅剩了2元钱老泪纵横地踏上了公交车。


江波涛对着周泽楷竖起了两只大拇指,孙翔说我的脚也在竖大拇指只是被鞋挡住了你们看不到。


 

28.“请问三位要喝点什么?”


“我想喝点热的……来一壶碧螺……不不,我要一壶贵妃养颜茶。”


“……那我要皇帝壮阳散!”


“……”

“……”

“三杯柠檬水,温的。”

 


29、三个小时后,孙翔喝得连跑了十趟厕所,他终于腿发软地问江波涛:“杜明别是一去不复返了吧?”


“不会吧?”江波涛抿着贵妃养颜茶里的荔枝。


“你看他走的时候那一副不情愿的样子。”


“你还不懂他的属性?嘴上说着不乐意……”


“身体却在自(^w^)慰?”


“……”江波涛吐掉嘴里的玫瑰干:“能不能脑子里不要老想着这些肮脏的东西?”


孙翔无所谓地把布丁倒进嘴里:“我堂堂二十几岁如狼似虎生理健康的男性,只会讲这种表面性的黄色笑话已经够纯洁了,你知不知道有次我们出去聚餐吴启对着牛鞭汤说了什么?”


“说了什么?”


孙翔舔了舔唇角,还是不好意思把话说完,他求助性地看向正在发呆戳冰激凌的周泽楷,后者无奈地叹了口气。


“像是在给牛咬。”

 


30.四个小时之后,江波涛和孙翔开始正式商量如何凭借一己之力挣到钱财直接回轮回。


“外面雨也停了,干脆我们当街卖艺吧!说学逗唱我样样精通,队长正好给我当捧哏,副队你负责造势收钱。”孙翔很兴奋。


“可以啊,我出去找水果摊大叔借个喇叭然后在旁边给你宣传——喜欢这两位能歌善舞小媚娃的朋友们可以右上角点一波举报。”


“……”

 


31.冬至那天方明华特别春心荡漾地走进训练室,逢人便甩开自己的围巾,左晃右晃,顶着能穿短袖的室内空调即便满头大汗也不摘下来。


吕泊远白眼翻得几乎晕阙:“知道是你老婆给你织的,下一个。”


最给面子的当属周泽楷,上前摸着料子仔细研究了两分钟,点了点头回到座位上组织下一次团战。


隔天杜明就溜到江波涛跟前嚼舌根:“我的副队,我昨晚看到孙翔暗戳戳地揣着一大卷毛线回寝室了……”


江波涛一口热茶喉头一滚差点没烫死:“他要做什么?”他更想问的是孙翔点了这个技能点了吗?


这个糙汉真的点了,两日后周泽楷就收到了一个匿名的礼品袋,里面装的一黑一白两条围巾,纹路极密,还绣了子弹的Logo,两端缀有细碎的流苏。


“我的妈。”杜明抚摸周泽楷脖子上的白围巾时真的想去跟孙翔求婚:“这是那个185壮士亲手织的?”


周泽楷也惊了:“织的?不是买的?”


杜明为了促成这两个基佬的喜事,赶紧献宝似地夸夸其谈:“孙翔亲手织的啊,队长,亲自去毛线店里替你打得线,训练完了那么累,仍旧不辞辛苦地为你一针一线地织围巾。”句句声泪俱下,仿佛亲眼所见。


周泽楷嘴唇微抿,脸颊耳朵一片赤红,他环顾了训练室,想着孙翔晨间的作息习惯迫不及待地直奔食堂。


江波涛走过来有感而发:“前两天我在微博上了解了攻和受的含义,你觉得这两个人各自是什么属性?”


吴启学会了抢答:“孙翔绝对的忠犬受。”


“你确定不是狗腿受?”


方明华仍旧虔诚地供着自己的围巾:“智障攻vs脑残受。”


杜明很兴奋:“如果副队也加进这对修罗场,就是智障1vs傻逼0.5vs脑残0”


江波涛面色不改:“不能少了你,智障1vs傻逼0.7vs脑残0.4vs白痴0”


“为什么我是最下面的!!”


吕泊远:“杜明你不是应该问为什么你是白痴吗?”

 


32.新来一萌妹学员对孙翔的爱意简直要冲破云端,成天送小零食小礼品,甚至在见面会上直接说我是因为看到孙翔的一叶之秋龙回头才玩的战斗法师,周泽楷看着孙翔成天与萌妹偶遇急得吐血,又毫无办法。


江波涛烦不胜烦:“我说队长,能不能好好打游戏,不要谈恋爱了行不行?”


周泽楷委屈地摇头。


江波涛呕血,“那走走走,我带你去跟孙翔撕逼把事情讲清楚!”


周泽楷仍是不愿,结果被江波涛生拉硬拽到训练室,竟然发现孙翔坐在电脑面前操纵着一叶之秋,而那个追求他的妹子正站在一旁两个人亲密地说着什么。


“厉害了,小周让你死活不坦白,我们家的老公猪要被大白菜拱了。”江波涛赶紧趁热打铁刺激周泽楷,后者咬咬下唇真的被副队的话语激着了,皱紧眉头就要上前拉开那对小婊砸。


刚走到一半,周泽楷就听那妹子说:“翔哥,战法好难玩哦,怎么办呐?”


孙翔头也不抬:“不玩。”


周泽楷:“……”


周泽楷又悄咪咪地退了回去。

 


33.杜明加了唐柔的QQ之后特别兴奋,各种想去私聊又不敢,可是不聊天又怎么样将自己的优点告诉唐柔然后感化这位美人呢?最后吴启给他出了一个馊主意。


“你这样,发一条说说:大家都来说说你们心目中的我吧。然后我们作为你的撩妹战斗机肯定第一时间奔赴前线疯狂说你的优点,唐柔只要一刷空间……啧啧啧。”


恋爱中的杜明竟然大肆赞扬了吴启的睿智,迫不及待地实施了。


杜明:大家都来说说你们心目中的我吧


吴启:处男

方明华:大龄处男

吕泊远:前为处男

孙翔:后为处男

江波涛:左为处男

周泽楷:右为处男

 


34.当天晚上孙翔躺床上收到周泽楷的微信:“神枪手好难玩,怎么办?”


孙翔鬼使神差地回了一个:我好玩,玩我


发出去的下一瞬间他用他整个职业生涯的巅峰手速把这句话撤回了,然后立刻关机甩到床脚,仿佛那不是手机而是地雷。


临睡着前他迷迷糊糊地想着,也不知道对面那个人看到没有。


——哦豁。


评论 ( 38 )
热度 ( 559 )
TOP

© 林木晚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