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个机会,给个信仰。
攻控剧情党,常年无粮

【喻黄/周翔】红痕(04)

【现代天师】

先来个上章回顾:他们开始打第一个鬼屋副本。详情点击:(第三话)

再来个本章简介:他们正在打第一个鬼屋副本

是不是简单明了一看就知道是什么内容?


第四章


柳为星名,二十八宿之一,柳枝更是有辟邪除秽的作用,所以周泽楷孙翔和黄少天打从一开始就没想过有鬼魂敢滞留在柳树底下。遍寻线索而毫无头绪的周泽楷不由得轻拍黄少天的肩膀以资鼓励,就连孙翔在眼睛上抹了晨露仔细辨认过后都赞了一句:“可以啊大黄,狠狠掌捆了平日里叫你瞎子的那群人,阴阳眼都没开就那一坨黑漆嘛唔影影绰绰的鬼气亏你看得出来。”


黄少天滴完晨露又滴乌鸦血,折腾老半天眼珠子都快瞪脱窗了,依旧啥也没看见。


晨露明目,鸹血开眼,像黄少天这种的,纯属是瞎。


周泽楷手心两道泛光的灵武在黑夜里显得十分晃眼,他刚靠近了些,无数条柳树枝桠就突然张牙舞爪地风中摆动,狂乱地像是要把人卷进来,还伴随着哒哒哒哒好似磨牙般令人烦躁的声音。


“什么情况?”黄少天刚开口就意识到身边是喻文州,他后悔地闭上嘴,三两步跑上前拽住孙翔的胳膊,“那边是谁?”


孙翔本站在全神贯注盯着周泽楷的举动,闻言他嫌弃地拨开黄少天的爪子,但还是压低声音好心描述:“一个女鬼。”


“……这我也能猜得出来好嘛?!这女鬼是照片里那人吗?很厉害吗,可是不应该啊,明明才刚死怎么能做到我完全都看不见的?”


孙翔紧紧闭上了嘴,柳树底下站着一位幽幽哭泣的女鬼,泛着黑气的皮肤却衬着雪白的睡裙,那人怀里还抱着一个闭目毫无呼吸的婴儿,婴儿身上全是黏腻的黑血,脐带上全是泥土脏污,弯弯绕绕连进女鬼的裙底。


女鬼空洞的眼眶对着周泽楷的方向,牙齿颤抖互相磕碰,咯咯咯咯地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黄少天屏住呼吸,双眸中的冷意几乎凝化出实体,全身绷紧蓄势待发,静静等待站在最前方的周泽楷的指令,只要一个微渺的暗示,冰雨便会毫不留情地将那团黑气斩杀。


良久,周泽楷叹了口气,朝身后的人摆摆手,面朝着女鬼倒退着回到三人身边。


孙翔手中的红光瞬间消散,他连忙上前问道:“怎么说?”


“不是她。”周泽楷用手指点了点自己的锁骨中央,“害不了人。”


孙翔:“……”


黄少天:“……”


看着两张写满了——啥啥啥,他在说啥?的茫然脸,喻文州眉眼微弯,笑着解释:“女鬼脖子上戴着青金璧琉璃,虽然未能保她生,但至少能护她转世路上顺遂,不成冤魂。”


“是吗?你还认识青金石?”黄少天对于喻文州的话下意识保持怀疑,见周泽楷认同地点头才揣测道:“那她怎么被困在了这里?站在柳树下其实是在躲什么东西么……她怀里的婴儿是什么情况?如果是她身体里是鬼婴的话,倒也说得通为什么碧琉璃都挡不住她被邪气入体。”


“死婴。”周泽楷回道,见周围二人集体沉默只好求助性地望向喻文州,后者不知道在看什么,心不在焉地好像在发呆,被周泽楷拍了一下才回过神来。


“哦?婴儿吗?她怀里只是一捧土,孕期未满4月,胎儿才刚具雏形没有灵魂,不存在鬼婴的可能。”喻文州轻声解释着,眼睛却死死盯着柳树边小池塘上的亭阁,双唇抿直,像一道锋利的剑刃。


孙翔托腮望了喻文州好一会,从储物袋里取出一个小瓷瓶,弹开瓶塞倒出半捧掺灰的水,趁人不注意劈头盖脸盖在喻文州面上……还像涂防晒霜一样大力抹了抹。


“我感觉你不对劲。”孙翔一本正经地解释道,“香灰水借你避避邪。”


喻文州:“……”


他哭笑不得地拿袖子擦干下颚的水珠,脾气好到竟然被这样对待也不生气,“谢谢你了啊。”他话语间有些揶揄,“不过这位是事主女朋友的话,我们还要继续去找另一个女鬼。”


黄少天切了一声,“闹了半天我们只发现了受害者?气氛凝重得我还以为要生死决战了,哎,散啦散啦,对了你们在一楼有什么其他发现没?”


孙翔摇头表示什么都没看见,周泽楷反倒听懂了喻文州的画外音,“有什么想法?”他问。


喻文州点点头,“还记得资料里柳树下女人的反常行为嘛?半夜起身在浴室嘀嘀咕咕……”


孙翔闻言恍然大悟,猛得拍手:“对哦,这么明显的提示我竟然忽略饿了,我差点都要去把两个女人坠楼点给掘啦!”


黄少天并不承认很长一段时间内他和萨比孙翔是一个想法,“女人的房间是几楼?”


“二楼,一共三个房间,我刚才看了一下,左边是健身房,还有一个是婴儿室,至于主卧——”喻文州不好意思地笑了下,“我没敢进。”


在黄少天心里他自己都还未意识到的些微改观,随着喻文州这句话轰然崩塌,他翻了个白眼,挥手示意大家跟上,“战五渣!身为天师,竟然还不敢进??你真当自己是鬼屋探险躲在男朋友身后的软萌妹子吗?嘤嘤嘤一句就有脑残壮汉挡在你前面为你披荆斩棘,跑那么快干什么弱鸡!滚到我身后去!”


喻文州乖巧地收回搭在门把上的手,退后一步给黄少天充足的表演空间,就连灵武都凝到一半的孙翔也无语让位,“大佬,您瞎您啥都不怕,快上吧。”


水蓝色的冰雨散发出足以冻结空气的冷意,黄少天以灵力护住手心缓缓推开房门,周泽楷在他身后掌着灯,豆大的火光仿佛被黑暗吞没般,黯淡到只能照亮众人脚底的空间。


“闻到什么了吗?”孙翔走在最后,确定走廊两边没有异样之后才关上门。


“嗯。”周泽楷晃了晃灯,指引一个方向,“血腥味。”


黄少天一阵兴奋,感觉终于来对了地方,他屏住呼吸,一步一步向前挪去。


滴嗒——


嘀嗒——


有水声?喻文州抬眸,回头就看见孙翔也对他眨眼,示意并不是错觉,泛着血红色泽的战矛在孙翔手里挽了个花,虎虎生威,喻文州比了一个okay的手势表示他很安心,不用再耍枪花安抚他小心战矛脱手。


嘀嗒——嘀嗒——


水滴声愈渐急促,仿若拉紧即将崩断的弦,呲牙咧嘴地撕扯着闯入者的耐心,黄少天舔了舔嘴角,和周泽楷对视一眼,相互点头,这才缓慢地伸手推开移门,顶端的通气窗口有月光洒进来,照亮了浴室里的格局,横七八歪的沐浴用品倒在地上,毛巾揉叠,简直是灾后的景象,但是——


嘀嗒……


“什么也没有,喻文州你简直乱推理。”黄少天回过身,赶紧把锅推出去给喻文州找不痛快。


周泽楷探身进去望了望,长明灯照亮了浴池内的水龙头,那里布满锈迹没有拧紧,散发出浅淡的血腥味,水珠从里面滚落,打在池壁上,嘀嗒……


什么鬼,周泽楷站直身体,再次确认里面没有其他东西,然而就在转头的下一秒,有人狠狠按上他的脊背,搂着他摔倒在地。


滚烫的呼吸喷洒在他的脖颈上,温热的躯体死死护住他让他倒进怀里,胸膛传出的心跳就像激烈敲打的鼓一样震疼了他的后背。


“该死。”孙翔低咒,把周泽楷的头按进肩窝,右手握着战矛不留余力地刺向天花板。


那女鬼就像巨型蜘蛛一样攀爬在天花板的交流,四肢不自然地扭曲着,刚才龇出了半尺长的獠牙,脖子就像青蛙捕虫的舌头一般弹出,差点咬上周泽楷的后脑。


长明灯被刚才的冲势扔到地面,火焰不甘地放大了些然后悠悠熄灭,喻文州迅速向孙翔战矛尖刃处洒了一把荧粉,灵活地躲到黄少天背后。


女鬼的叫声就像指甲摩擦黑板一样刺耳,而且移动速度极快,一击不成迅速转移目标要攻击喻文州,然而挡在移门口手持冰雨的黄少天,就宛若一座神祇般令她畏惧,喻文州就站在他身后,动作迟缓地透着冰雨散发的蓝光挑选黄符。


“他们都该死——”女鬼凄厉地喊着,腐烂的肉块随着动作从她脸上脱落砸在地砖上。


这句话孙翔都快听吐了,他恶心地闪躲着掉下来还泛着鬼气的烂肉,结果被周泽楷一把推开,拿法袍罩住了头。


“还想跑?”黄少天眼疾手快地拿冰雨镇住了下水道口,灵气灼烧着女鬼的阴气,瞬间女鬼的身影又暗淡了一层。


她面目狰狞地冲黄少天咆哮,化成一团鬼气,顺着通风口滑了出去。


孙翔嗖得掀开法袍,火气冲天地叫嚣,“哇靠,周泽楷你怎么对你救命恩人呢?想闷死我啊!”


周泽楷恍若未闻地冲出浴室,推开落地窗,荒火就像燃烧的催命符一样被抬起,对准了拼命想逃出围栏的点点荧光。


“啊啊啊啊啊——”歇斯底里的尖叫声扯碎了原本静谧的空气,也撕裂了整个别墅周身诡异的平静,柳树边的女鬼似乎意识到什么,不安地挣动着,呜啊唔啊地喊叫,把怀里泥娃越搂越紧。


黄少天歪着头,问蹲在栏杆边观察半天的喻文州,“喂喂喂,到底什么情况你看了这么久看出什么了啊,别不懂装懂啊。”


喻文州碾了碾指尖的泥灰,“死透了。”


周泽楷忙不迭地点头,荒火的灵气弹还能脱靶烧不死,那他也不用活了,不如回家卖红薯。


“那为什么——”孙翔双手环腰用下巴示意柳树底下,“那只女鬼还是困在那儿,是爱上我们那个不愿意走要魂断蓝桥了吗?”


黄少天回给他一个傻逼吗的眼神,“还能因为什么?”


他回头看向残月下影影绰绰的别墅“这里还有一个呢呗。”



——tbc


【朋友们周末了,打游戏去了去他的日更,我们周一再见】

评论 ( 20 )
热度 ( 449 )
TOP

© 林木晚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