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个机会,给个信仰。
攻控剧情党,常年无粮

【喻黄/周翔】红痕(06)

前情回顾第五话

本章简介:高潮前的平静——啊,其实我就是想说下一章是高潮点。


第六章


约摸一个小时后,四个人才断断续续地从贵妇嘴里了解到他们想要知道的消息,撇去其中一大半的主观臆断和情绪词,其中反转也足够令众人头疼。


周泽楷再次被残忍出卖,主要负责呆在贵妇旁边稳定她的情绪,孙翔坐在喻文州身边看他在笔记本上面勾勾画画,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按那女人的意思,死去的女学生是趁她老公酒醉自己爬上的床,而且事后还拿怀孕威胁他们,又要房又要车。”


黄少天坐在对面的车座上捏着鼻梁,睡眠严重不足的他觉得脑子都快要炸了,“和网上评论完全是两个版本,女学生的父亲也是图钱来公司闹,最后喝醉酒自己在野外摔死……哇,到底谁说的是对的啊,我好烦躁啊……”


孙翔揉揉头发:“所以网上谣言不可信,可这女人说的话把自己洗白得也太干净了,我也不信啊!”


周泽楷无辜地端坐后排,腿上放着整抽的餐巾纸,每隔十秒钟给旁边递去两张,并点头示意他真的在认真听那贵妇哭哭啼啼的抱怨。


喻文州拿笔杆敲了敲下巴,“副董夫人的故事真实性更高,只是他们也不那么无辜罢了。”


“女学生威胁他们要房,他们就故意选了那么一个绝地给她。”喻文州缓缓看向抽噎的贵妇,声音沉稳有力,带着不容辩驳的气势,“至于内部的银器和艾草等等,恐怕是学生本人发现了他们的意图,自己布置的吧。”


“哇,至于吗。”孙翔没心没肺地瞎咧咧,“至少让那女的把孩子生下来吧,好歹也是亲生骨肉。”


贵妇的妆容都哭花了,脸上黑的红的白的混合一片,听到孙翔说这话气得直抽抽,“那女人……咳,根本就没怀孕,假的,骗人的,不要脸……死了活该,唔……”


黄少天和孙翔皆是没什么意外的表情,他们也确实没有在别墅内发现鬼婴的踪迹,反观喻文州则是震惊地瞪大了眼睛。


“你确定吗?没有怀孕。”他突然抬高了音量。


贵妇被吓了一跳,拍拍胸脯点头说:“是的啊……唔,照顾那骚货的老妈子亲眼看见她往肚子塞,塞棉花,我还仔细观察过……根本没有怀孕的症状,都是装的。”


喻文州迅速推开车门,把包和手机之类的个人物品囫囵扔贵妇手里,然后把她不那么温柔地送了出去,“不好意思,改日登门道歉。”他毫无诚意地说了一句,迅速关门,“少天,去别墅,快!”


“什么情况?”周泽楷紧紧拉着车顶的把手,熬过豪华高性能宾利快速启动的惯性,接着立刻大步跨到喻文州旁边的车座询问道。


黄少天踩下油门才觉得自己是不是太听话了,被喻文州使唤得团团转,但看他那么着急的样子也顾不上许多,只是扬声也要求喻文州解释清楚。


即使黄少天加速加到引擎轰鸣几乎要起飞,距离别墅也有很长的车程,喻文州干脆从头解释起。


“别墅里大部分设施都是为活人辟邪的,只有池塘边的那座庭院,和整体建筑风格相差甚远不说,还与柳树以及回廊成明显的八卦图案,是用来镇邪的,我当时想的是这副董和夫人还是怕被鬼魂报复,所以才造了这么个八卦亭,我们可以利用这种心理套他们的话。”


“但等真见到人的时候,我发现副董夫人的眼底粉特别厚,用来掩盖她的黑眼圈,我初步猜测她这几日睡眠不好,于是孙翔把她手机抢过来的时候就趁机看了她的浏览器记录,全是这次跳楼女人的搜索,显然这个人心理素质极差,不像是网上那个冷血杀人的夫人形象。”


“再结合她的言语,初步我们可以相信她的话是真的,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至今为止副董的生意依旧越做越大,没有受到一点应得的报应。”


“但是,重点在她最后一句话,那女人没有怀孕。”


喻文州突然从怀里掏出了一张符,银色的底上面字由朱砂写成,冥火缓缓烧尽了符箓。


孙翔认得这张符,他的心跳骤然加快,有些不可思议喻文州为什么要用上这个,“言灵……你要说什么不该说的了吗?”


常人无法看见的结界沿着车边,丝毫不漏地将其笼罩在内。


“我在八卦亭顶看见了一只小鬼。”喻文州看向对面的两个人,又在后视镜里与黄少天视线交错,“如果那女人没有怀孕,事主女朋友也只抱着死胎,那么这只小鬼是哪里来的?”


黄少天握紧了方向盘,猛地拐了一个弯,有些残忍地笑了出来,“如果你不是看走眼……”他顿了顿,想能用上朱砂言灵符的,怎么可能会看茬,“那恐怕别墅底下……搞不好百年前真是处坟地……”


穷山恶水底下的坟地,养出什么样的恶鬼都不足为奇,大概是死了太多人,有天师来镇压鬼怪,驱得干干净净,还掘了墓地,种下漫山遍野的银杏树。


只是没想到百年之后竟有人在这里开了块地建别墅,死人的血腥味惊扰了苟存的小鬼。


柳树下戴着青金石的女鬼所一直惧怕的,恐怕也是这只阻挡她往生的小鬼。


宾利在老地方停了下来,车厢内寂静无语,每个人都沉默着整理自己惯用的符箓与法器。


孙翔要准备的东西不多,也是第一个开口的人,“这就很麻烦了,看不见的鬼……可以确定的是他没害过人,或者,还没来得及害人。”


害过人的鬼周身鬼气强烈,是无论如何躲不过天师的眼睛的。


“但是他挡了别的鬼往生的路。”黄少天想到一个问题,“为什么他能呆在八卦亭上面?他不怕吗?”


“八卦亭镇的是浴室里的那个女鬼。”喻文州边走边推测着,“他为什么能呆在上面我不清楚,但是可以推断的是他能力还不如女鬼,在八卦亭上是在躲她。”


“哇。”孙翔癫狂了,“所以它到底是强是弱是好是坏啊,我快疯了,所以我最讨厌鬼婴或者鬼小孩了,天道都会给他们一些便利,就跟那该死的未成年人保护法一样。”


周泽楷走在最后,也叹了口气表示他很晕阙。


日落时刻,远处的一声乌鸦啼泣,带走了最后一丝橘光,喻文州站在随便找的小坡顶,远眺围栏内的八卦亭顶,他摇摇头,表示那鬼并不在那里。


“浴室的鬼一死,他果然转移了。”黄少天手握冰雨,十分恼火,他自认为本人能力哪里都无懈可击,只有一个缺点,那就是——瞎。


阴阳眼似乎开到了别人身上,能见到的鬼就只能是罪无可赦沾了活人血气的恶鬼。


虽说瞎也有瞎的好处,少犯忌讳,但那是针对普通人来说的,不见鬼神则不触鬼神,他如今堂堂一个灵力银等的天师,瞎得跟个什么似的,简直无比崩溃。


幸好这次周泽楷和孙翔跟他一起瞎,也算是点微不足道的安慰。


他们靠近了些,先非常默契地集体翻墙进院到柳树底下看看那只女鬼的动静。


青金石的佛光弱了很多,恐怕支撑不了多久,如果他们不能尽快斩断阻挡女鬼投胎的障碍,这世上则会又多出一个怨念缠身的厉鬼。


进去?孙翔朝身后的三个人做了个手势,虽说有个问号在句尾,人却已经大步地迈出去五米远,幸好被周泽楷一胳膊拦了下来。


喻文州低着头,小声嘀咕道:“这个小鬼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大概是吃了这只女鬼吧。”黄少天兀自猜测着,又很快自我否定:“也不对,等佛光消失,女鬼没了转世的机会初成厉鬼怨气冲天,指不定谁吃谁呢。”


“我也是这么想的,大概是有其他目的。”喻文州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预感,可又无从谈起。


孙翔性子急,见他们磨磨蹭蹭却邪都忍不住挥舞起来,“哎哟,你们真是……有什么目的找到他再说啊。”


“怎么找嘛,除了喻文州谁都看不见他,我们拿头找吗。”黄少天白了孙翔一眼,得到一个怒气冲冲的怒瞪,“他要伤我们的时候总要露出点鬼气的吧,我又不像你,活生生一个皮皮瞎。”


“孙翔,你这是要和我在这里打一架吗?来呀来呀,本剑圣还能怕了你?”


“没问题啊棒棒糖与甜甜圈!”


“说谁棒棒糖呢!你……你个连红痕都没有的垃圾!在场的就你没有你个异类!”


周泽楷惊恐地望向面前一言不合就能在这种紧张情况下起内讧的孙翔和黄少天,关键是逐渐给他树立起靠谱形象的喻文州竟然笑眯眯地看着这二人闹腾,似乎还乐在其中。


“别……”他试图劝阻的弱小声音飞快如蚊嘤淹没在两人争吵的喧哗声中。


咯咯咯……


咯咯咯咯……


喻文州依旧是那副眉眼弯弯,恬淡微笑的表情,唇边的声音却冷淡至极,“他出来了,在三楼最左边的房间窗口。”


一个约摸三个月大,还只会爬行的小娃娃,正爬在窗檐上对着孙翔和黄少天咧开嘴巴咯咯咯地大笑,空洞黑黝的眼眶几乎占了它整张脸的二分之一,唯二的两颗门牙尖利如猛兽。


孙翔额头蓄了层薄薄的冷汗,看不见的未知事物,总是会在想象中变得更加可怕,“现在怎么办?”


周泽楷背对着别墅,不敢往后看惊动了那只小鬼,他深呼吸一口气,逐渐让自己冷静下来。


小鬼见孙翔和黄少天不吵了,有些恼怒,气鼓鼓地爬回房间。


喻文州一个侧身,其余人立刻明了快速往别墅内部跑去。


“封门。”喻文州指了一个方向,周泽楷立刻过去用墨符封印了那里的后门,黄少天也应声把墨符拍在正门上,两道符灵力相互链接,锁住了整幢别墅。


——tbc


评论 ( 20 )
热度 ( 462 )
TOP

© 林木晚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