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咕咕

【喻黄/周翔】红痕(07)

前情回顾第六话

话说——那些上一章留言说吓到了的妹子们,你们是在安慰我吗,我怎么觉得我写得幽默中带着些许的豹笑,一点恐怖氛围都没有啊……(还有点自豪??)】


第七章


每彻查完一个房间,周泽楷就会在房门前洒一圈葫芦籽碾的粉,确保邪灵无法再次进入。


别墅里静的出奇,只能听见他们缓慢踩在木地板上沉闷的脚步声和一呼一吸都异常明显的喘息声,就连不小心磕碰桌椅的发出的响声都令人惊心动魄。


鬼婴当然早就消失在喻文州之前见到它的房间内,连一丝气息都未留下。从三楼找到二楼,喻文州神经绷了太久,眼睛痛得不行,可在场的只有他的一双眼睛能用,连眨眼的机会都显得奢侈。


“是不是哪里漏了?”黄少天看着周泽楷在二楼最后一间主卧室门口撒上葫芦籽粉,目光深沉,“按你所说婴儿只有三个月大点,能躲的地方太多了。”


“柜子、天窗、被褥……抽屉我都翻过了。”喻文州实在忍不住揉了揉干涩的双眸,用力地眨了眨。孙翔挑着灯靠在楼梯边的扶栏边,虽然知道自己看不见,依旧无意识地寻觅着哪怕再轻微的异样。


“一楼。”周泽楷再次确认二楼一切正常后,向众人指了指楼下,转身见喻文州疲惫地点了点头,立刻又劝道:“休息下?”


“是啊,时间还早。”孙翔坐在一分米左右粗细的木质扶杆上转着玩杂技,“不急在这么十分钟。”


黄少天一路上除了拎着灵武摆pose没干过其他事,格外抑郁,感觉自己像皇帝后面撑撵的,他走到窗口望了望柳树底,假装自己看到了什么东西一样非常严肃地走回去,“我先到楼下转转吧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万一发现什么了呢。”他说:“你们在这儿歇着,有问题我会想办法通知你们的。”


“我也去!”孙翔双腿一绞,唰得从楼梯上滑下去,声音落远:“周泽楷你护着点喻文州!”


“我靠,还有点好玩?”黄少天兴致勃勃地从楼道上追过去,就恨现在时机不合适无法让孙翔再示范一次。


黯淡的月光堪堪洒在窗檐边上,照出一个个斑驳奇形怪状黑影,孙翔举着长明灯站在客厅地毯上,战矛反手背在身后,见黄少天望向他,默默比了一个手势,示意分工左右。


黄少天点头,他知道自己的弱项在何处,便放缓了呼吸,熄灭手里的灯,仔细用其他感官分辨可疑的声音与气味。


孙翔咋咋呼呼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哇,大黄你别吓我,突然灭灯几个意思?”


“闭嘴闭嘴闭嘴闭嘴,有问题我会大喊大叫的,现在各凭本事别打扰本剑圣发功。”


“哈哈哈哈,你听到什么了?”


黄少天刚想回只听到你耕田老牛般的粗喘,一抹细微的响动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咪哩……咪咕……


像是有人藏在地底里窃窃私语一般,黄少天猛得屏住呼吸,有一瞬间他甚至怀疑是自己神经衰弱产生的错觉。


咕噜……


在身后!


黄少天下意识略微下蹲,举起冰雨朝身后刺去,挥了个空的同时,喻文州跌跌撞撞地从二楼跑下来——


“黄少天!!!闭眼!!!”


“哈?”孙翔一惊,脚步停滞没有动弹,手里的灯光晃了晃,还未等他脑袋反应,周泽楷急切到带上愤怒的声音让他瞬间阖上双眸。


“孙翔闭眼——!!”


“呃——闭了闭了……什么情况?”孙翔那边的光亮也嗤得一声熄灭,所有人彻底被笼罩在黑夜中。


就在三分钟前,喻文州再一次提起了那个问题,“这个鬼小孩到底想干什么?”漫无目的没有智力游荡的游魂大多行动缓慢呆滞,很容易抓获,像鬼婴那样的,不管外部形态多么年幼,总归有自己的行为目的。


这次黄少天和孙翔都不在,只有沉默寡言的周泽楷护在身边,喻文州望了望他,笑着问道:“如果周泽楷你还在襁褓中就惨死,最想做什么?”


周泽楷的食指在碎霜上面轻轻地敲了敲,犹豫答道:“投胎转世。”


真是乖乖去轮回投胎就好了!


喻文州叹了一口气,刚想说些什么,脑海中却突然划过戴着青金石的女人怀抱泥人娃娃的情形,她的腹部全是黑污的血迹,唔哩唔哩地发出无意义的喊叫……


“糟了!”他甚至来不及站稳就慌张地往楼道口冲过去,“转生鬼!”


这三个只在课本拓展阅读和爷爷古书上的字让周泽楷瞬间震惊地瞪大了眼睛,双腿几乎不受大脑控制地往前拔足飞奔。


转生鬼,目之则顺人眼入其体内,啖其生气,以五脏六腑为食,七月后,破腹而出,以人精血换其骨肉,以命换命,再世为人。


黄少天瞎了十八年,第一次因为能看见鬼差点丢了性命,如果不是因为天师的基本功——有鬼在身后切莫回头,他恐怕就要体验怀上一只鬼胎,最后活活被它吃掉的精彩人生。


“怎么办?我们先出去吧,现在太被动了。”孙翔站在最边上,默默地伸出手去摸索墙壁,想给自己找寻一个支撑点。


周泽楷点点头,顾不得根本没人看得见他的动作,扬声喊道,“孙翔,三点钟方向,两米。”


那是他贴了符箓的窗口,他们早就预留好的生门。


“哦——”孙翔利落地拿却邪指过去,确认前方无障碍之后快速转移,符箓传出的灵力感知非常明显,“在这里,听得到我说话吗,到这里来。”


就像并不好笑的黑色幽默一样,孙翔的话音刚落,四个人周身的声音就瞬间消失,好似集体被投进了真空当中般,任何的响动都被抽离得一干二净,人声呼吸声脚步声在刹那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喻文州无法睁眼,骤然静寂产生的晕眩感让他立刻失去了方向,好像连氧气都被剥夺了……他艰难地张开了嘴,大口大口地喘息着。


鬼婴在报复他。


因为缺氧,喻文州脑子里只堪堪停留着这么一个念头,他捂住了脖子,喉咙口难耐地发出呵——呵——的挣扎声。


不能睁眼,他双腿逐渐发软,脖颈上青筋外露,缓缓无力地瘫倒在地上。


绝对不能睁眼……


他手指陷进肉中,带出了道道鲜红的血丝,他早已无暇顾及于此,只能感受到灭顶般窒息的痛苦。


即便他确认自己翻滚时撞到很多东西,也许额头都撞青了,但就连他自己也听不到任何动静,像是全身被保鲜膜包裹起来,无力挣扎。


也许过了一分钟,也许过了一个小时,喻文州记不清了,终于有一只手拍上他的肩膀。


似乎感受到他的不对劲,手的主人慌乱地在他身上拍打触碰,最后狠狠地捏碎了在他颈间作乱的黑气。


呵——


喻文州就像条濒死的鱼一样在地上弹起,猛地吸了口空气,然后剧烈得咳嗽起来,好似一出默剧,他几乎把肺都咳了出去,仍旧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黄少天慌乱极了,他惊恐地发现喻文州羊癫疯犯了,不停在他怀里乱拱。


我刚才是掐断了啥?喻文州的发条吗?


喻文州实在应该感谢鬼婴的幻境,否则这个时候他就会听到他的红痕气得不喘地跟他哔哔:“卧槽卧槽卧槽你别吓我啊喻文州你怎么了你碰瓷吗我不赔的啊我可是在救你啊刚才有鬼要害你你知不知道你肯定不知道你灵力那么低鬼走到你身边你肯定都感觉不到哇哇哇你别蹿了我好怕啊我觉得你比鬼婴还恐怖了你你你你——……”


那他一定要切合时机地吐槽:知道为什么鬼婴不对你下手吗,肺活量太大憋不死。


喻文州眸里含着咳出来的生理盐水,突然感觉到五指间缠上了一圈细线。


是黄少天之前给他绑的红线……他是沿着这个找到了自己吗?


幸好……


黄少天掰过喻文州的手掌,用力地在手心画了一个问号。


喻文州好不容易修整过来,伸出食指,在黄少天掌心缓缓地回道:没事。


黄少天似乎有千言万语要说,在喻文州手心画了无数的横,最终汇聚成一个字,走。


——哪

——先靠边

——好


喻文州撑着地站直身体,拉住红绳往旁边摸索几厘米,兀得被一只炙热的手掌交握。


那瞬间,喻文州突然感觉到他原本空旷无垠无声无息的世界里出现了一个人,用他那不容置疑的存在感,高调地站到自己身边。


反观黄少天,则是感觉自己握住了一把冰块,冻得他一哆嗦,这人刚从冰箱里爬出来的吗?!


“少天,可以睁眼咯~”


他听到喻文州温柔到可以掐出水的声音。


“噫——喻文州你是不是有毛病啊,谁允许你叫我少天的,叫得这么亲密我和你关系很好嘛,告诉你我刚刚救你完全是出于人道主……”他无声的废话直接被吓回了声道里。


一张青色的婴儿脸直直贴在他的眼前,空洞的眼眶正好对着他的双眸,锋利的门牙甚至触碰到了他的鼻尖,血腥味和泥土的气息直冲脑门。


而他握住的当然也不是喻文州的手……


啊啊啊啊——黄少天失声尖叫出来,猛地一个摇头,恍惚过后,却发现眼前一片漆黑,根本没有那张狰狞的鬼脸。


不,他根本就没有睁眼。


掌心里温热的触感逐渐让他冷静下来,喻文州不停地在他手背上画着问号。


黄少天安抚地回握了他的手,然后暗地里咬牙切齿,我这是入障了!!好大的胆子这个小鬼!!!黄少天气得几乎要沸腾,犬牙都快磨平了,给我等着臭小孩!我不弄死你剑圣名号直接送给刘小别!


——tbc

呃,感觉自己说得不够清楚,在最后解释一下——转生鬼就是看到他就跑到你肚子里,你就跟怀孕一样,最后他直接撕开肚子转生。

喻文州一开始看到没事是因为那时候鬼婴还没准备好害人,大部分天师都是看不到它的,喻文州是个bug

后来他开始害人的时候,故意现行,大家都看得到了,喻文州就也不得不闭上眼睛了。

评论 ( 37 )
热度 ( 497 )
TOP

© 林木晚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