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一年,希望写出更多的相声(✘
提醒:我皆已知晓和红痕是坑!谨慎掉落!

【喻黄/周翔】红痕(08)

哇,前几章链接直接戳主页找吧,5月的更新都是。】


第八章


约摸探索着向前走了近百步,喻文州停下来,在黄少天的手背上一笔一划地写道:不对。


黄少天当然也知道不对劲,一百步都足够他们走到天外了,怎么可能还没碰到墙,当这是神奇的天路没有尽头的吗?而且一路上他少说磕到了三次桌角,一间百平方米不到的客厅哪里有那么多桌子茶几让他踢?


——鬼打墙


黄少天写字快,又是连笔,幸好喻文州早有相同猜测,交流起来并不费劲,但是他们面临的现状却非常尴尬,鬼打墙代表着他们被蒙了眼一直在原地转圈,想要破解就需要找到这条路上被剪断,又重新粘合的地方。


可是关键是他们不能睁开眼啊。


黄少天不想承认他现在一筹莫展,于是果断推锅喻文州:怎么办


喻文州不负他望地回:不知


黄少天:你怎么这么垃圾


喻文州茫然地画了个问号,黄少天又写了一遍,喻文州还是严肃又迫切地回问号,仿佛黄少天在跟他说什么重要的事情而他看不懂,所以感到异常着急。


最终同一句话重复三遍之后黄少天认输,颓然地写了两个字:没事


喻文州这次反而慢悠悠地在他掌心里写着:哈哈


黄少天:你故意的吧!你看懂了假装没看懂!!!


喻文州:哈哈


黄少天:……


黄少天第四次踹到桌角的时候突然站住不动,喻文州还以为他发现了什么,结果这人只是单纯地走累了想坐着歇会,喻文州干脆也挨着他坐下来,他们无法破解,乱走只会徒劳无功地消耗体力。


两个人紧紧相握的手从始至终都没有松开过,在未知危险的黑暗中,旁边的人身上源源不断传来的热度总是格外地令人心安。


喻文州:周、孙


黄少天: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估计都一个人缩在地上哭呢,我们待会出去了还要赶紧回来解救他们


喻文州:少天大大好厉害


黄少天:那是,也不看我是谁,剑圣!


喻文州:自封?


黄少天:全校公认的谢谢,天院院长给的名号,那老头特中二


……


他们你来我往一刻不停地交流着,怕沉默会带来倦意,在幻境中睡着怕是怎么死的都不会知道。


其实黄少天很想问问喻文州他的眼睛是什么情况,可又怕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就喻文州这写字速度,估计能码成一部一千零一夜。


估计切了上个月嚣张跋扈的黄少天,他也不会想到有这么一天他会和喻文州死死靠在一起,依偎着在对方手心里聊些有的没的,互相给对方抛梗,生怕话题接不下去陷入沉默。


喻文州:有没有听到什么!


黄少天刚想说你是弱逼到出现幻觉了吗,一道细微的声音就如同絮絮袅袅的薄烟般从远方传来,在这始终寂静的黑暗里让人心生警惕。


黄少天瞬间绷紧了身躯,拉着喻文州从茶几上站起来,快速在他掌心里划道:翅膀?飞行?


喻文州同意他的看法:拍打声


在场的有谁长出翅膀会飞了吗?黄少天脑子里出现了那只青面獠牙的鬼婴背后突然张开一双黑色的蝙蝠羽翼,立刻恶心地直搓鸡皮疙瘩。


喻文州没有睁开眼,却感受到一束细微的光透过了眼皮,照亮了这个混沌的空间,他的手一颤,最终还是大着胆触碰了那个飞行的小东西。


翅膀一样的玩意不停地拍打他的手指,没有羽毛那样柔软的触感,反而像是——光滑的纸张。


喻文州想起来了,他激动地拉过黄少天的手:孙


小字的勾刚打完,黄少天也瞬间领悟过来,这是孙翔在来这里的途中,躺在汽车后座无所事事的时候叠的千纸鹤。


黄少天伸出手,接住这只纸鹤,读取其中残留的灵力信息,它是从庭院外飞进来的,只要跟着它进来时的路,便可以安全地走出去。


喻文州安静地跟在黄少天身边,直到下一个瞬间好似黑白画都有了色彩,所有的声音都还了回来。


“哎哟终于出来了。”黄少天松了口气,随后又有些不服输:“竟然是孙翔这小子救了我们,说出去我都觉得有点丢人。” 


刚提到孙翔的名字,他们就听到不远处孙翔急切又欣喜的喊声:“周泽楷?周泽楷是你吗,你们突然都不见了吓死我了,我,我都快疯了还不敢睁眼睛,万一你……唔。”


骤然好似被捂住了嘴一样的声音让黄少天慌张起来,“孙翔你没事吧?!你被谁——呃啊!”他拉着喻文州就往声音来源处跑,结果抬脚就被绊倒,两个人相叠着摔得异常实在。


孙翔那边淅淅沥沥几声,很快就听见周泽楷略带腼腆的回答:“没事。”


“真的是你啊?”黄少天捂着快被压断的腰艰难地表示怀疑,“鬼婴会变声吗?”


“会。”喻文州摸索着从黄少天背上爬下来。


“周泽楷你红痕的那道竖线顶端有几个褶?”


孙翔立刻气鼓鼓地抢答:“两个……”


“哇,你怎么把答案说出来了啊!我这是考验周泽楷呢,不对,孙翔你怎么知道的?你真的是孙翔吗?”


那边突然陷入了沉默,这在黄少天眼里俨然就是心虚的表现,“孙翔你……”


“叫你孙爷爷做什么。”孙翔字里行间都透露着冷漠。


“好的,是你。”黄少天立刻确认对方身份,四个人沉默三秒然后异口同声地问:“能睁眼了吗?”


孙翔几近崩溃:“喻文州你也不知道的?!不是你把转生鬼认出来的吗!!”


喻文州嘴角上扬,竟然这种时候还笑得出来:“可是,我只知道不能看它,并不知道具体怎么应对啊。”


“那你还笑!!!”孙翔咆哮。


周泽楷轻声地咳嗽吸引其他人的注意力,希望他们能安静下来认真听他说话,“我记得……”


“古书上,银杏叶磨粉涂眼。”


黄少天闻之大喜:“银杏现成的啊!这漫山遍野全是银杏树,我们随便捡几片磨粉还不简单?”


“呃……”孙翔呃了半天决定让黄少天一个人寂寞表演,“你去捡,我分不清银杏叶和梧桐叶……我还是路痴!”


周泽楷难得嘴快:“同。”


黄少天现在都不知道自己站在哪里,想想半公里外才有的银杏树,极其不要脸地捏捏喻文州的手:“吊车尾,是你为我们天师小队做出贡献的时候了,你知道等下镇鬼的时候你肯定是划水的全靠我们疯狂输出,所以你要是想得实习报告里的队友评价A的话,你就要……哇,什么东西在蹭我脸?”


“唔。”喻文州轻飘飘地回一句:“银杏叶啊,来的路上我捡的。”


黄少天眼皮一跳:“……之前脱队捡叶子就为了这个?你是早就发现可能会出现这种情况了?!”


“你把我当神仙?”喻文州摸索着上前,顺着孙翔的声音把口袋里的几片叶子递给他,“我只是很奇怪明明驱邪的植物有很多,这个地方气候土壤也并不适合种银杏……所以就随手留了几片树叶。”


孙翔心悦诚服,服完就开始挖墙脚:“喻文州,下周分组实战来我们小组吧,他们俩战五渣和高贵的我们不合适,我知道黄少天对你不好,我对你好!”


黄少天刚想开口说放你的——!猛地反应过来止住嘴,无所谓地说:“随意,要不要我把红痕也割给你?”


“这还是别了,我觉得你俩挺绝配的,毕竟一个瞎一个貌似眼睛很好用。”


周泽楷掐诀把孙翔手中的银杏叶碾成粉,深吸一口气率先抹上眼皮挣开了双眸,孙翔似乎比他本人还紧张,开着干巴巴的玩笑:“枪王大肚子模样,说实话我还挺期待的……”


过了令人窒息的几秒钟,孙翔倒吸了一口凉气,只听见周泽楷笑着说:“让你失望了。”


黄少天再次睁开眼的时候简直觉得自己可以再杀二十个,他舒展舒展筋骨,对着别墅的方向一副亢奋的模样:“小不点,现在该轮到我们了吧?”


饶是周泽楷都逼出了火气,夜色中荒火碎霜难掩其光泽,喻文州看着面前跃跃欲试的三个人,自认该做的都做了,现在反而有些累,只想找个地方歇着,他抿唇笑了笑,“我觉得黄少天之前说的挺对的,接下来靠你们啦。”


孙翔回头问:“你要干嘛?临阵脱逃啊,出息呢?别怕,大黄不护着你有我呢啊!”


“我去没意义啊,我回车上休息会,鬼婴已经有了害人的心思,你们也能看到它了,”喻文州的视线触及黄少天,顿了下又补充道:“大概吧。”


“卧槽,喻文州你什么意思?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一个大概吧意指的是谁!快走快走,别在这儿碍眼!”黄少天惊讶地发现这家伙竟然敢调侃自己了,之前一个月在他家里基本能不能碰面就不碰面,晚饭也是分时间段吃,两人总共说的话还没有今天的百分之一。


我对他太好了吗?黄少天想着。


现如今的鬼婴确实一点杀伤力都没有,他们三个一起上都显得有些奢侈,周泽楷点点头,孙翔自然也没意见,黄少天把钥匙甩给喻文州,头也不回地冲进了别墅里。


残月西沉,天边已隐约有破晓的迹象,喻文州呼吸着树林里新鲜清凉的空气,心中莫名有些雀跃,加长的宾利停靠在老地方,虫鸣声有气无力渐微渐弱,清脆的鸟啼响彻林间。


喻文州坐进副驾驶,调低椅背,给自己找了一个十分舒服的姿势,大概一觉醒来他们就都回来了吧,不,也许醒来的时候已经在黄少天家里了。


喻文州即将阖上双眸的瞬间下意识看了一眼后视镜,只此一眼,让他嘴角的微笑彻底僵硬,睡意全无。


一双巨大的眼睛正贴着汽车的后挡风玻璃,死死地朝里看。


“咯咯咯……”


婴儿笑着,嘴角越咧越开,几乎撕裂了整个脸颊。


——tbc

今天写的比较急,明天再修一下。么么哒!


评论 ( 36 )
热度 ( 510 )
TOP

© 林木晚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