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咕咕

【喻黄/周翔】红痕(09)

前情回顾:第八话

本章简介:早点说让你们早点安心那就是——我是那种会让文州受伤的人吗?


第九章


肯定是孙翔打破窗户的时候太过暴力把那块的结界都给撞碎了,喻文州深呼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他尾指勾了十几下,也不见黄少天那边有任何回应,这让他不禁开始怀疑这红线是不是一次性的。


喻文州又回头看了一眼,发现鬼婴已经不在原地,他果断拔出腰间的小刀割破手掌,天师的血液里自带灵气,这俨然是他能做到的最大限额发挥自身灵力的办法。


血液瞬间涌了出来,喻文州因为疼痛瞬间皱紧眉心,他无暇顾及鬼婴现在爬到了哪里,握紧左手用血滴在空白的符箓上画着拘魂咒,虽然他更想用破魔的天罡咒,只可惜试卷上被老师批了错,还被黄少天嘲笑过罡都画歪了。


“咯咯咯……”


鬼婴又发出尖细惊悚的笑声,就像贴在人耳边那样清晰可闻,它就伏在喻文州所在的副驾驶车门外的地面上,喻文州低头,可以看到影影绰绰的鬼气从车门的空隙处飘散进来。


“呼——”喻文州深吸一口气,左手食指中指夹着聚魂咒,猛地打开车门,直接把蹲在车门外的黄少天撞飞出去。


喻文州:“……诶?”


黄少天半边脸都麻了,扯着还能活动的剩下半张脸大吼:“卧槽你诶什么诶啊!它跑了——八点钟方向一只手距离就现在!!”


喻文州头也没回反手就把符箓拍了上去,击中什么东西的感觉让他瞬间的安心,下一秒,黄少天已欺身上前,冰雨顺着贴在鬼婴额头上的血符以雷霆之势径直贯穿了它的脑袋。


霎时浓烈的黑雾翻腾,伴随着鬼魂不甘心的尖叫,无可奈何地被林间冷风吹散,喻文州回眸,在逐渐透明的鬼气里读取到一个破碎的故事。


百年前被土匪所害的夫人和她怀里仅出生三月大的孩子,被埋在了还是乱坟岗的绝地,百鬼云集,互相吞食,残害周边的百姓。


后来来了一群本领高强的天师,杀光所有的恶鬼,又种了漫山遍野的银杏树扭转风水,百年后银杏终成大树,又有人因为地价便宜在其中开了一块空地,建了栋别墅,因曾被人劝阻,便在其中加了许多驱邪的设施。


最先住进来的是一个年轻的女学生,貌美痴情,大部分时间都待在房间里等一个谎称出差的男人来与她私会,逐渐地,男人来的次数越来越少,她便装作怀孕,果真又吸引了男人的注意力,对她关爱起来。


好景不长,女生的父亲找上门来,见女生傍上了大款为了酒钱不管不顾地去男人公司勒索,最终可笑地醉酒绊倒,脑袋磕在尖锐的石头上死亡。


女生的谎言也被戳破,最终含怨在浴室割腕自杀,蛮长的死亡倒计时,直至血液流尽也没等到那个男人的出现,自此化身怨魂徘徊在浴室内。


血液的腥气,唤醒了沉睡百年因为过于羸弱未被天师发现故而残留的鬼婴。


男人的正妻胆小畏事,找天师算卦,在湖心与柳树相映修了间八卦亭,鬼婴害怕被怨魂女鬼吞噬,身上又沾着银杏味,便躲在了八卦亭顶。


过了几年,别墅又来了新的住户,依旧是年轻貌美的女人,但她是真心怀了孕,而且与男朋友关系非常好,浴室里的女鬼动了杀人的心思,八卦亭顶的鬼婴也动了转世的想法。


只可惜在鬼婴成功进入女人体内的时候,女人也被怨魂勾引地跳了楼,鬼婴死了太久无法投胎,女人的灵魂也受牵连留在柳树底下难以轮回。


直到不久后,四个天师的到来……


朝阳的第一缕阳光透过层层叠叠的树叶,照在喻文州脚边的泥土上,黄少天背后打着光,整个人被金边勾勒,只是脸色有些不太好,“我说你是不是傻,有危险勾一次小指我就知道了,你倒好,勾几十下,我回身跑的路上还以为是我抽筋了,还是你被三百个鬼婴包围了,更可气的是我马上都要杀了那个趴车门上傻笑的蠢玩意儿了,结果你框一下,哎哟,我现在脸都是麻的……”


喻文州忍不住笑出声来,刚牵动左手,撕裂的疼痛就让他笑声戛然断带,他连忙把手背到背后,敏锐如黄少天,见此脸色骤变,“你被他咬到了?”


他擒住喻文州的手,直接拉到自己面前,发现只是割伤之后松了口气,“哇我的天,对付这种程度的鬼你都要见血,再厉害点你岂不是要割腕?”


血放空了都不一定打得过,喻文州在心里默默地自嘲。


周泽楷和孙翔见柳树下的女鬼也终于得以轮回转世,知道黄少天那边事情搞定,便在树根处贴了往生符开始最后的收尾工作。


回去路上三个人理所应当地互相推诿写报告的任务,最后喻文州困得发狂,为了安静义不容辞地接下这项艰巨卓绝的工作。


“不行,以后哪儿有你哪儿就有我。”孙翔临昏睡前对已经睡死过去的喻文州立下海誓山盟,周泽楷闭着眼睛不满地哼哼两声,也不知道是在说什么。


黄少天完全秉着一股浩然正气把宾利开回了自家车库,自此长睡不复醒。

 


周末的晚上,黄少天实在没忍住披着睡衣推开喻文州的房门,后者正缩在床头喝着热水敲报告。


“喂,你那眼睛到底什么情况?”


喻文州刚要开口又被黄少天打断:“你必须跟我说实话!”


“……”喻文州这次罕见地犹豫,在黄少天都以为他要一直沉默下去的时候,才缓缓地讲道:“只要别人能看到的,我都能看到。”


黄少天毫不意外,甚至有些过于平静,显然为这件事做了很久的心理准备。


见之则罪,修为高深的鬼最忌讳的便是有人类能够看见他们,能够目视之便是威胁,即便他们没有害人的想法也会因此厌恶这个人类。


他想了想,决定具体化这个‘别人’:“包括那个有名的号称‘鬼眼’的……”


“他上次做节目数鬼还数漏了两只。”喻文州放下水杯,对上黄少天的视线,“当然只要他不承认也没人会信我。”


“谁说的?”黄少天不以为然,“孙翔那傻叉肯定信你。”


喻文州笑了笑,“他还挺可爱的。”


“可爱?你还真和他看对眼了啊。”黄少天做出嘴角抽搐的表情,“你大可以直接上,不用在乎那什么红痕的说法,我更是会支持你。”


“不了,他大概是有……嗯,报告是明天早上就要交吗?”喻文州弯起眉眼,露出一贯温和的笑容。


这话题转变得生硬得就像把我当傻子,如果我要是追问的话我就是大傻子,黄少天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咬牙切齿地想着孙翔到底有什么,最后得出结论:我可别是个傻子吧?


第二天大半个班下注黄少天这组的任务肯定没完成,结果喻文州把报告交上去,漂亮到实战老师顶了三十几下眼镜架。


“转生鬼”十分稀少,喻文州写得又非常详细,图文并茂,这起案例改都不用改直接被归到了经典当中。


下课的时候孙翔走过来和其余三个人互相写队友评价,原本以为经此一役,孙翔和周泽楷关系的会缓和的黄少天惊讶地看着孙翔鼻孔朝天,不屑地甩了周泽楷一句:没有作为。又在黄少天的报告册上写:表现一般。


只有喻文州那里还算仔细,说了几句像模像样的人话。


那个用千纸鹤救了所有人,惊慌失措地喊着周泽楷你在哪的孙翔呢?“这个蠢货真的有精神分裂症吧?”黄少天愤愤不平地也给孙翔评价道:表现极其一般,还在周泽楷的那栏直接换了个字体写:拖后腿,比喻文州还垃圾。


“别幼稚了……”周泽楷无奈地划去黄少天的狗爬,认真给孙翔写评语,黄少天转笔想着喻文州给他的形容词:力挽狂澜,反应机敏,最终还是切了一声:有大局观念,逻辑能力强。战斗力弱,偏科严重。


喻文州交资料地时候重新在教师办公室门口翻了一遍确保没有差错,孙翔给周泽楷的评语不知道何时被划去,改成了夸赞之词,喻文州微笑着也不点破,只是暗暗心疼起仍旧是表现一般的黄少天来。

 

——鬼屋,完



第二个月月考喻文州得了59分,成倍的分数简直堪称进步神速,这次他已经有了自己的学号,可是仍没有属于他的电子设备。


早该淘汰的手机刷新半天也没把试卷界面刷出来,黄少天十分大度地把平板电脑借给他,当天晚上他就被历史浏览记录上喻文州的鬼画符辣穿了眼睛。


“我不是告诉你七煞锁魂阵南北镜面对称的吗?你这轴对称还只画了三分之二是考试考到一半睡着了还是什么鬼?”


“有时间限制……还不熟练我真的画不完。”喻文州正在厨房里揉面,自从他知道黄少天垂涎他的手擀面许久之后每逢想咨询问题就献上一碗面,百试不爽。


黄少天吃人嘴短,觉得喻文州还算有眼力见,除了光裸的手臂上沾了些许面粉的红痕还是让他格外不顺心之外,勉强是个合格的同居人。


黄妈妈多次开视频过来,嘘寒问暖之后提及喻文州,黄少天骂了两个月逐渐骂不动了,咻着面支吾地说还是班级最后一名,然后没了下文。


黄妈妈笑眯眯地让黄少天把喻文州喊来,把右手都伸到屏幕前面。


“哎哟你这都看了几百次了怎么还没看腻啊!!!”黄少天再不情愿也不敢违逆老妈的意思,哼哼歪歪地把小臂和喻文州的贴在一起,两人的脉博上,浮显着两道如出一辙的红痕。


十字与圆。


“哎哟~”黄妈妈津津有味地欣赏起来。


黄少天尴尬得视线不知道往哪里放,害羞了就开始凶喻文州:“你,除了面就不能做点其他的吗?吃腻了还想我教你就换换口味啦!”


“看文州那么瘦你怎么不想着给人家做点什么?!”黄妈妈很不高兴:“就你以前给我们老俩口摊的那个鸡蛋饼,给文州弄几张。”


“切,长得挺丑,想得倒是挺美。”


——tbc

虽然已经打上了12段,但我还是决定周末不更新hhhhhhhh

评论 ( 25 )
热度 ( 553 )
TOP

© 林木晚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