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咕咕

【喻黄/周翔】红痕(10)

上章链接:第九话

本章以及直接把下章简介一块说了吧:谈·情·说·爱~~~~


第十话


季末的实战考察规模总是要比之前每月的大上很多,小组人员分配也从之前的一到四人变为四到八人。


黄少天本以为像他这样有钱有颜,性格活泼爱好交友的高级知识分子,绝对是被各个小组争抢的香饽饽,没成想就连喻文州都被孙翔拉走了,他还是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座位上迎风颠腿。


周泽楷几乎被两个女生组劈成了两半,无奈之下只能睁着水汪汪泪蒙蒙的眼眸向黄少天求救。


“现在我们就有两个人了。”黄少天侧身坐在周泽楷桌子上,扫视整个教室,“季末的实战演练就是烦,最少都要四个人……要不要我们去2班拉几个橙等的人来凑凑数?”


周泽楷安静地并腿坐在自己位置上,脊背挺直双手握拳至于膝盖,整个人大写的一个乖巧,但黄少天刚对上他的视线,就感受到一股巨大的压力。


“橙等的确实容易拖后腿哈……那就只能从那几个八人组合里拉出几个凑伙了……”黄少天自顾自哈哈了半天,终于猛地一捶桌,“好啦好啦,别再这样看着我了我认命还不行吗?”


他唉声叹气地越过大半个教室,从人群里把喻文州挖出来,“我的蓝等,组队。”


后者还没回复什么,孙翔就拖着喻文州的大腿被一同拽了出来,“鱼在我在!!!”


“那你也一起来吧,正好四个人。”黄少天很冷漠地回道。


孙翔哼哼歪歪老大不情愿签字,说是有周泽楷在的地方环境污染都更加严重,最后忍痛签上了字时表情就宛若被绑匪玷污的黄花闺女,唐昊适时凑过来,看着四个人工整签名的宣执单,揶揄地直摇头。


“孙翔你这是——失心疯了吗?”


“快别说了,我需要安慰,I need AV。”


“没问题啊,昨天老哥新进的资源,贫苦女大学生为还债被迫成为霸道总裁的幸(福)奴隶,来邮箱。”


“滚滚滚,离开这里,唐昊你说话时嘴边流动的空气都脏了我的座椅。”黄少天不满地推搡他,“还有谁手气好的等会上去抽案件。”


周泽楷那小骚蹄子人送外号“神枪手”,拇指食指轻松一拈就给他们小组抽取了最简单的任务:栽云雪山近日多次发生游客失踪事件,望天院学生配合警察做好调查工作。


根据这起案件的形容词初步分析,百分之七十只是普通的迷路或者人为绑架事件,天院的人过去纯粹观光旅游,而且关键在于栽云最著名的景区特色就是它们的……温·泉·——


孙翔在飞机上就开始炫耀他的豪华七色镶钻八进八出绝版泳裤,黄少天扬言说真男人就要敢于裸泡,坐在旁边的周泽楷颇为无奈地拍拍他的肩膀,轻抬下巴暗示注意下你的右手边。


黄少天不明所以地望过去,就看见喻文州双手紧捏着扶椅,全身僵直目视前方,显得不知所措。


“不是吧你,这么菜的啊坐个飞机还能晕机?”黄少天把自己腰间的靠枕甩过去,又略微起身按铃想叫空姐送几片晕机药和热水。


“不是,不晕,就是第一次坐,失重感很难受……让我一个人待会就好了。”


空姐最后递来薄毯,喻文州接过之后立刻把自己全身裹得严严实实,甚至连头发丝都不想露在外面。


“……我现在很好奇你是怎么从末城区跑到上城府的,徒步吗?”


“不是。”喻文州闷闷的声音从毯子底下传来,“先坐牛车到城镇中心,再乘拖拉机……”


“好的,闭嘴我不想听,你可以睡觉了。”


后半程孙翔用他亢奋的活力把喻文州从柔软舒适的头等舱座位里挖出来,并给他灌了一杯会员特供的马来西亚猫屎咖啡,成效颇佳,喻文州在厕所里活活把自己吐清醒了,洗把脸坐回自己凳子上神采奕奕地研究课题已知信息。


“失踪游客多为爱好冒险的年轻背包客,警察没有在山上发现任何行人知足跌落雪山的痕迹,所以才怀疑是鬼怪作祟,联系上我们天院。”


“按理说真是恶鬼害了这么多人,栽云早该黑气缭绕,佚事频生,怪也就怪在那里依旧天青水明、云淡风轻……”


“有什么想法?”喻文州笑眯眯地放下资料,事件描述不够具体,他也毫无头绪。


孙翔头摇得仿佛拨浪鼓,黄少天喝着第三杯可乐故作高深地伸出食指摇了摇,周泽楷睡着了,毛茸茸的脑袋左右晃晃,最终磕在了孙翔的肩膀上,后者毛骨悚然地瞪视周泽楷带着两个发旋的头顶,就这么一直瞪到了周泽楷迷迷糊糊醒来伸手擦去嘴角的些许唾液,“唔……到了?”


“到你毛线啊就知道问到没到,你都把小爷我的肩膀压麻了还不赶紧道歉!”孙翔揉着肩膀见人醒了气势汹汹地就开始兴师问罪。


周泽楷老脸一红,嗯嗯啊啊地不知道在解释什么。


黄少天在去栽云山的机场接送大巴上睡了一觉,醒过来时落日已半边没入山腰,喻文州就坐在他的身边,脑袋低垂,随着汽车颠簸一起一伏。


他坏心眼地凑过去,啊得一声大吼,喻文州扭头侧了身子,换个姿势依旧睡得死沉,倒是后排的孙翔被惊醒,起床气暴涨,唰得蹦过来拧黄少天耳朵。


“所以——”孙翔打开手机的照明系统,对着栽云温泉度假村大门前的雪路,“我们定的酒店在哪里?”


“嗯?”周泽楷一脸无辜,耸耸肩表示事不关己。


黄少天目光落在喻文州身上,见后者没有反应拿手肘顶他腰,“愣着干什么,酒店地址给个定位啊,快点,冷死了我想泡温泉。”


“啊?”喻文州眨眨眼,“是我定吗?”


“……”“……”“……”


四个人顶着凛冽的寒风,抹去不停打在脸上的雪花,寻了十几家温泉旅店都得知无空房之后,终于在紧挨游客勿入区的松林外找到了一间极小的木屋旅店。


“这个锅总是要有人背的。”黄少天冲到炉火旁边冻得捂着耳朵确认二老还健在,孙翔冷得说不出话,有气无力地窝在前台小姐姐的暖风机前掏身份证。


喻文州摘下被雪水沾湿的手套,他的手指前端冻得通红,因此动作并不连贯,可他好似全然不在意地样子,环顾四周,最终把目光落在二楼的暖房上。


那个房间大半边用玻璃制成,格格不入,仿佛小巧的水晶宫,只有一扇小小的木门连接木屋的整体建筑风格。


里面有一把轮椅,面朝着外面的雪景,从喻文州这个角度,只能看见轮椅顶端露出的几缕银丝。


前台小姐和服务小姐是一对可爱的双胞胎,看起来是大学生年纪,黄少天猜测他们是来勤工俭学,赚学费或者零花钱的,毕竟按普通人的时间段算,现在正巧是暑假。


不出一个确认四人身份的时间,黄少天就凭借他高超的搭话能力套到了姐妹二人的底细,当然也成功证实了他的猜想。


木屋地处偏远,后屋挨着的温泉也比较小,来的客人很少,服务员也只有她们两个。


“那位是?”喻文州捂着小姐姐友情赠送的暖手宝,连笑容都暖化了三分。


“她?她是我们老板啦……听说。”前台的收银姐姐说,“我们俩只是暑期工,知道的也不多,招聘我们的是另外一位,那人只是说木屋是属于老婆婆的,白天出太阳的时候将老人推到门口,天气不好的时候让老人呆在玻璃暖房。”


“准时吃营养餐,6点起床,20点睡觉。”服务妹妹补充道。


喻文州注意到前台身后柜子上的照片,相框在最顶端,需要架梯子才能取到,仔细看上面已落下了不少灰尘。


照片上是一对年轻的男女,二人都穿着英伦风的大学校服,青春靓丽。


“看什么呢?”孙翔终于感觉生命力重回体内,便又开始念叨他的镶钻豪华泳裤,温泉虽说小,可也是与其他豪华旅店相比较而言,据服务妹妹的形容也有小型泳池大小,分了好几个坑,听说分别还有不同的功效。“那是二楼那老婆婆的子女?还是孙子女?哎哟,别看了,走走走,泡温泉驱寒。”


喻文州点点头,又抬眸看了那老人一眼,轮椅上的人从他们进来起就丝毫未动,仿佛面朝着飘飘扬扬的雪花静谧安详地沉睡着。


虽说四个人里面三个人不差钱,可分开睡四间房到底还是奢侈了些,而且小木屋的客容量也不允许,黄少天在走廊上揽住周泽楷的肩膀,哥俩好地商量:“咱俩一起睡,那俩煞笔小垃圾已经互穿一条裤子了不用理他们。”


周泽楷温柔地笑笑,一脚把黄少天踹进喻文州房里,顺便捞起哄笑的孙翔甩上房门。


“两张床,那么紧张做什么?”喻文州随便挑了靠窗的床铺,抖了抖被褥开始整理行李,黄少天切了一声,“好歹我们也是红痕,万一你贼心不死,半夜来个霸王硬上弓,污我清白身还强迫我负责,那可怎么办?”


“认了呗。”喻文州理所应当地回道。


——tbc

这两章大家缓和一下,谈情说爱进行情感的升温……的吧?一些小细节我去仔细归一归,下下章再系统谈案子。

这次案子也不难,主要还是情感升温!!

评论 ( 38 )
热度 ( 572 )
TOP

© 林木晚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