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咕咕

【喻黄/周翔】红痕(11)

上章这儿——第十话

搞事情!!!本章在搞事情!!!


第十一章


小木屋唯一的厨师早已下班,餐厅里只剩下些残羹冷炙,四个人实在嫌弃锅炉内冻结的肉汤,最后掏钱在前台买了八桶泡面,凄惨地围坐在一起等热水。


服务小妹不好意思地解释道客流量太少,晚餐都是按预定房间的人头算的,她替四个人倒好开水,还友情附赠了几罐牛肉罐头。


喻文州吃这种廉价玩意的动作显得异常熟练,拿随身携带的小刀轻巧地一挑一划,完整的牛肉尽数被他倒进泡面里。


“刚才警察那边给我打电话了。”孙翔很快掀开了第二桶泡面正在手撕牙咬放调料,青春期的男孩子胃口总是大,更何况今天的冰雪消耗了他们太多体力,每个人泡面汤都舔得一干二净。


“这个月总共发生了4起游客消失事件,互相之间没有明显联系,消失的时间不一有白天有黑夜,地点也不一样,但基本都是标明了游客勿入的未开发雪域,现在年轻人之间特别流行探险爬山这种,怎么说也拦不住。”孙翔的语气似乎把自己扔出了‘年轻人’范畴:“他们明天搜山的时候会联系我们,还有几个失踪者的朋友还留在山上,警察的意思是我们随时可以去问话。”


问话二字刚说出来,周泽楷下意识就看向喻文州,动作语言里明明白白地写着交给你了,喻文州也不推辞,很自然地接下这个任务:“正巧我也不想走路,那明天我就负责询问调查吧。”


黄少天没有意见,他把空了的泡面搁到桌子上,伸了一个懒腰,即便只是毫无营养的泡面,胃的充实也让他全身温暖起来,“那就——泡了温泉早点休息,明天上山!”


黄少天哼着小曲拿好洗具,临出门喻文州却被一通电话叫到了阳台,这人比出一个歉意的手势,示意他可以一独自先去。


隔壁周泽楷和孙翔的房间无人应声,一看就是老早两个人就跑去温泉泡了个爽。


黄少天也不是上厕所都要人陪的小姑娘,在浴室随便冲热了身体,裹着浴巾缓步踏进温泉区,蒸腾的水汽扑面而来,氤氲了双眼。


夜空中还飘着星星点点的雪花,月色明亮,池边的树上绕着层层霓虹灯线,边缘有射灯,圆润大颗的鹅卵石路上随处立着小心路滑的立牌。


黄少天一路向里走,想找周泽楷和孙翔插科打诨,可一直走到了最里面也未见到二人踪影,他两袖灌风脚底打颤胯下冰凉,眼睫上都快结起冰,无奈之下直接寻了一处隐秘的池子裸足踩进去暖和身子。


泉水刚刚没腰,黄少天舒舒服服地蹲下摊开四肢,背靠在池壁上放松身体,一座两米高的石山将这汪温泉一分为二,仅留下一个一人宽的小入口可以到达池子的那头。


黄少天闭上眼睛,迷迷糊糊地想着喻文州接到电话时突然变了的神情,虽然只有短短的半秒钟他就重新冷静下来,可是发生了什么事会让他在那一瞬间如此地惊慌失措?


要不要问问……可是我这么关心他做什么?


黄少天郁闷地把小半张脸都埋进温泉里,像金鱼一样鼓起脸吐了好几口泡泡。


石头那头渐渐传出一些悉悉索索的响动,黄少天想着这么偏僻的角落居然还有人躲在里面泡,但也没太在意,过了会,里面的响动越来越清晰,细细一听,竟是些暧昧旖旎的声音。


一个非常色情的念头在黄少天脑海里渐渐汇聚成型,他下意识靠过去探身想将巨石对面的声音听得更加清晰。


似乎再也按捺不住一般,呻吟声突然拔高了一个音调,紧接着水花四溅的响声,黄少天暗自咋舌,觉得自己听墙脚的举动有点猥琐。


换个池子吧……他没有打扰他人野合的想法,拎着自己的尴尬蹑手蹑脚准备离开。


只是没成想,下一瞬间他就被巨大的诧异劈得钉在原地。


他听见有人用足以令人面红耳赤的柔软语调念了某个名字。


“……周泽楷……快点……”


同名吗?这是黄少天的第一想法,第二想法是周泽楷胆挺大和陌生人玩一夜情啊!等会要去拿这事嘲笑一下周泽楷。但很快他就意识到不对劲,这个喘息渐快,压抑呻吟的人……怎么越听越熟悉呢……


黄少天僵住双腿,即使身处在温暖的泉水里依旧不受控制地打了个冷颤,他一脸难以置信地想着,如果孙翔情动之后愿意放柔嗓子,温顺地攀附在周泽楷肩上,咬牙迎接自身已经无法承受的快感时,是不是就会发出这样的声音?


“周泽楷……进来……快点进来……”


到最后,已然有哭腔。


黄少天捂住胸口,觉得自己的心脏无法坚持到他听完这场香艳的野戏……


只要代入他两位朋友的脸,黄少天就宁愿相信那头是两个用伪声迷惑他的鬼魂。


怎么可能?!


这两个人怎么可能?!!!


……一个小时后,黄少天坐在床边,这段时间他已经于黑暗里快速回忆过从初中认识孙翔和周泽楷之后发生的种种事情,仔细排查端倪,最终在房灯亮起的下一秒猛地跳出去扯下刚进门那人右手腕的腕带。


刮风下雨从未取过,捂到发馊也不肯摘下,孙翔对外宣称是这是他骄傲的执拗,片刻不离身的王者象征,传家宝要留给下一代,黄少天看见眼前一闪而过的那道熟悉样式的红痕时后悔莫及地想着,我怎么就那么傻听信了他的鬼话?!!


“卧槽?!黄少天?!你躲我房间里干嘛,吓死我了……”孙翔还没反应过来,掌心的灵武瞬间化形又散开,周泽楷站在他身后,眼尖意识到刚才黄少天做了什么,立刻上前半步一把握住孙翔的右手腕,孙翔后知后觉地额头冒出一层薄汗,支吾着转移话题道:“……你,还不去睡?”


“睡什么睡?”黄少天把手里的腕带扔还孙翔怀中,“解释一下吧?”


孙翔哑然,周泽楷无所谓地回身关上门,坦然指了指孙翔又指向自己,“红痕。”


孙翔目瞪口呆地望向周泽楷,得到一个那你还想怎么样的眼神,良久,他伸出右手腕,露出脉搏处被温泉蒸腾得赤红的痕迹,尖端略弯的竖线贯穿一道两边有折的红叉,“嗯……我和周泽楷是红痕……呃……你要保密啊。”


“你们俩还真特么的是红痕啊!!!!”黄少天没东西好砸只能噌得把一张床上的枕头掀到另一张床上,“还瞒着所有人!!!一副杀父之仇不共戴天的模样!!!逗我玩啊!!”


孙翔急了,但还是心虚地好生哄劝:“黄大爷你声音小点,喻文州还不知道呐!”


“不知道个屁!我说他怎么看你俩吵架的时候总是欲言又止的表情,我还以为他那是小儿麻痹后遗症!!!啊啊啊——气死我了!!!你们什么时候互相知道的?……不会就是孙翔你突然开始针对周泽楷的时候吧?”


“呃?针对?”孙翔羞耻极了,摆着手让黄少天不要说下去,“差不多吧,你都知道了哎呀快回去睡吧……”


黄少天刚知道这么个惊天大秘密,哪里肯睡,不挖掘干净根本不死心:“……那你为啥之前总对我态度也那么差?我做啥了?”


“……”孙翔张张嘴,声音在唇边滚了一滚又被他咽下去。


“哈?”黄少天用力地疑问。


孙翔恼羞成怒咬牙切齿,叉着腰发飙:“你和周泽楷走太近了,我看着不顺眼!!!”


“……”


黄少天无语地感觉心脏又隐隐开始抽疼,反观周泽楷倒是一脸喜色,纤长的睫毛飞快闪动一下,乖巧地垫脚把下巴搁到孙翔肩上。


“那你为什么要瞒着你和周泽楷是红痕这件事?”


“关你什么事啊!”孙翔被周泽楷的亲近举动很好地安抚了,秘密被戳破后的慌张也渐渐被他一贯的潇洒乖张所替代,“滚去睡觉啦,羡慕我们也没事,昊子的公共邮箱随时为你敞开……嗯,不对,你的红痕还在房里等你呢。”


一提到自己的红痕,黄少天又有满腔的牢骚要发,周泽楷岂会如他所愿,押解着黄少天的胳膊宛若运送犯人一样把他请了出门。


黄少天打开房门,入目却是一片漆黑,暖气停止运作了许久,房子里散发着冰冷的气息。


喻文州不在,出去泡温泉了么?黄少天等地暖热起来之后脱掉外套,打开平板电脑躺在床上无所事事,最终只好抠着脚打开唐昊的公共邮箱。


不知过了多久,喻文州终于踏进房间,脚步拖沓疲倦,带来了满身风雪冰霜的彻骨寒意。


“唔哇——你干什么去了。”黄少天甚至感觉到喻文州衣角上残留的雪花飘落到自己脸上。


喻文州还在喘气,似乎很着急的样子,他背对着床平复很久才解开口罩和绒帽,围巾被摘去,露出他姣好的脖颈曲线,再看向黄少天时,眼神里沉淀着走投无路者的孤注一掷。


“我……可以和你商量一件事吗?”


黄少天放下了平板,盘腿坐正愣愣地看向喻文州,他很少这样与喻文州说话时有目光交错,一般总是漫不经心地交流,只因为他听见了喻文州语气中姿态的放低。


从第一次见面开始,喻文州和他说话总是不卑不亢的,不刻意讨好,不故作骄矜。


但这一次,黄少天感受到喻文州的祈求。


黄少天点头,示意他继续,喻文州垂下眸,敛去眼底的情绪,他的声音很轻,却咬字清晰,“能不能借我二十万……”


黄少天眼色一凛,喉头上下窜动,“你要拿去做什么?”


“我……弟弟生病了,在三区军区附属医院,他需要二十万动手术……”


“别当我傻喻文州,你是独生子,没有弟弟。”


喻文州抬眸对上黄少天的眼睛,复又移开,“……邻居家的儿子。”


“不是吧,邻居孩子生病你都要管?你是玛利亚吗?明天邻居的邻居摔断腿,后天隔壁的隔壁女儿怀孕……”


“不是,”喻文州的语气异常笃定,不容置疑:“他很重要。”


很重要?黄少天看向喻文州的脸,突然意识到这个人还有整整十八年自己一无所知的过去,有着他所在乎的,认为很重要的人。


黄少天一直理所应当地相信着喻文州一个孤儿,因为他才行了大运从末城区来到上城府,肯定会完全抛弃他毫无价值的过去,一心一意在这里生活。


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即便喻文州表面上展现得那么冷静淡然,无欲无求,黄少天也毫无理由地笃信着喻文州喜欢他,不说感恩戴德,至少也是爱慕着贵为银等天师,也是他红痕的自己。


即使自己对他很坏,态度很差劲,这个蓝等的末城区人也会毫无保留地讨好他。


他没来由地感到愤怒,特别是从未因为贫穷感到困窘自卑的喻文州这一次为了钱在他面前低下头。


黄少天无数次想看喻文州在他面前感到挫败,垂头丧气,失去信心,但不是这个样子。


黄少天有些不清醒了,这一天负荷的信息量充斥他的脑子,让他极易冲动。


“好啊。”他攥紧手边的床单,在喻文州面前敞开腿,“你替我口出来我就借钱给你。”


——tbc

看了电影,阿米尔·汗贼帅!!!

评论 ( 42 )
热度 ( 550 )
TOP

© 林木晚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