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咕咕

【喻黄/周翔】红痕(14)

明明什么也没有做尺度还没有这章高不知为何被屏蔽最终截图放出来的上一话:十三话


第十四章


松树枝桠不堪重负地抖落针叶上的积雪,有些落在黄少天肩头,皆被他无所谓地拂去,风似乎都被浓郁黏稠的鬼气压得不敢造次,绿色蓝色红色的冥火时不时从远处传来,照亮他前进的路,像一闪而过的霓虹灯,灯红酒绿纸醉金迷,诱惑着归途中疲惫饥渴的游人。


离得近了,黄少天寻了一处小土坡,站在上面极目远眺,视线越过层叠交错的枝上白云,隐藏在老林深处的场景让他只一眼就心惊胆颤。


市集??


若长龙一般绵延数公里,人头攒动,熙熙攘攘的市集,摊贩们分布道路两边,黄少天看不清他们在交易什么,但热闹非常,整座山的光和声音都汇聚于此。


黄少天蹲下来揉揉眼睛,突然意识到夜间的集市,他这是遇到鬼市了!


里面当然不可能是人类,而全部都是……鬼。


进还是不进?!他小步滑下山坡,瞳孔紧缩指尖都在颤抖,当然不是源于恐惧而是灭顶的兴奋所致,只存在于传说中的鬼市,每百年出现一次,藏匿于深山老林之中,从未对人间开放,另外一个只属于冥界的空隙。


大概是经年累月山形变动,磁场的改变让鬼市与外界的隔阂出现破裂,吞没了那几个无辜倒霉的人类。


于百鬼之间穿梭,一想到这个,黄少天就头皮发麻,鬼市的记载实在太过模糊,进入全凭巧合,出去更全靠运气,他不知道人类的出现究竟对鬼怪们意味着什么。


一旦被发现,他又会面临怎样的遭遇。


黄少天烦躁地揉乱自己的黑发,甚至想着要不要拔下一簇松针,单数去双数留?


就在这时,他的背后传出一道突兀短促的响声,暖色火光袅袅燃起,黄少天瞪着眼回过头,与站在土坡上的人面面相觑。


喻文州缓步从土坡上下来,凛冽的寒风夹杂着冰与雪,像刀片一样打得他脸颊生疼,他艰难地从口袋里掏出手电筒,调到最大频率,四下照了照,又不死心地大声喊:“黄少天!”


暴烈狂啸的疾风瞬间裹住这一声呼唤,将其残忍地撕碎,连一丝喘息都不曾留下。


既然已经被阵法传送出来,那这里理所应当就是黄少天的所在地,喻文州蜷缩起身体蹲在某棵足有成年人环抱粗的松树底下,但是奇怪的是他并没有见到人。


繁星点缀夜空,月亮隐在了云层后面,喻文州努力思考着所有的可能性,也许黄少天现在就站在他旁边,只是他看不见……


手电被他夹在腿间,光束直往上射,照亮了一簇在风中瑟瑟发抖的松针。


不会的,喻文州一直非常相信自己眼睛,那就只能是黄少天就在这里,但和他不属于同一个空间,这里是人间,那里是冥界。


他犹豫许久,似乎终于下定了决心,缓缓从后腰里取出一个细长的竹筒,用牙齿咬开木塞,离开了厚棉手套的双手一下子在风中冻得失去知觉,他艰难地从竹筒里倒出一张泛黑的纸符,试了好几次才将其在腿上摊开。


师父……


喻文州抖抖索索地咬破自己的食指。


很抱歉打扰您的休息……


血液一下子涌出来,在指尖汇聚成一颗小小的血珠。


恳请您务必帮助我……


他将血珠滴落在纸符的一个边角,瞬间符箓被融去了大半,像遇上水的棉花糖,顷刻无影无踪,喻文州一直看着,直到最后一点碎片也消散在指缝。


远处的风似乎带来了一个中年人悠长的叹息。


吹化了刺骨的冰雪,吹散了厚重的云层。


月华倾泻,风停了……

 


孙翔躺在黄少天床上百无聊赖翻滚,帕金森一样地抖手调电视节目,综艺里两个主持人竭尽全力讲着笑话,他象征性地哈哈笑几声,视线又不自禁落到搁在桌中央的魂灯上面。


豆大蓝火依旧摇摇欲坠又坚忍不拔地燃烧着。


周泽楷坐在喻文州的床边看书,黄少天的平板电脑已经被他玩到自动关机,正搁在床头充电。


“啊啊啊啊,我不懂,为什么喻文州不留下点纸条说明一下原委。”


周泽楷换了个看书的姿势,头也没抬。


“好无聊啊——”


周泽楷终于把视线落到孙翔身上,刚张开双唇,孙翔一句话就给他顶了回去,“不做,肾虚。”


周泽楷挑眉,露出一个好吧的表情,复又低头继续看书。


孙翔见此翻了个白眼,凭空一抓把周泽楷的书扔到他们房间里,周泽楷握了个空,无奈地对上孙翔双眸。


“你倒是关心一下那两个啊!我有点慌你懂不懂?”


“没事。”周泽楷起身也坐到黄少天床上,和孙翔靠在一起,“等等。”


孙翔终于计划通,满意地挨着周泽楷的肩膀安静下来,伸脚乱调电视节目。

 


“你谁啊?”


“卧槽,这句话应该我问你吧,你谁啊?!看你这身衣服,学生啊雾草,还制服是不是上课偷偷溜出来的,哦现在暑假嗯——你吸烟!你以为你是叶修吗灭掉灭掉你不怕引起森林火灾啊!你什么时候进来的?我没在那四个人照片里见到你啊?原来还有其他失踪者?天哪……噫?我怎么见你有点眼熟?”


山坡上的男子被面前人一连串的语言攻击殴打得节节败退,目瞪口呆地掐熄手里的烟。


黄少天第一眼就判断出来者是名人类,不过十七八岁的年纪,他挥手示意他过来,“我真的看你有点眼熟诶,是不是之前哪里见过?我住在那个栽云最东边的小木屋旅店,两个字名特别文艺。”


“昂!我也住那!”男人兴奋地点头,“我和我女朋友出来旅游,她特别懒只想泡温泉窝酒店看电视,我就想出来随便转转,结果竟然迷路了,你知道路吗?”


“不知道。”黄少天立刻回答。


男人非常失望地哦了一声,黄少天顾不得安慰他的情绪,飞快地问询着自己想要了解的信息,“你在迷路多久了,有遇到其他人吗?”


这人也非常配合,似乎很乐意与黄少天交流,“五六个小时了吧,我没带表,看月亮轨迹大概估算的,其他人有遇到两个,他们非要进那集市里去逛逛,那玩意一看阴嗖嗖的,谁知道是海市蜃楼还是什么,我是死活不敢去,就约定在这附近等他们出来。”


“谁知道出不出得来。”男人摇着头总结。


“很有觉悟啊大兄弟。”黄少天拍拍男人的肩膀,“好奇心杀死猫,幸亏你没去。”


“真的,那是什么东西?”


“鬼市,鬼市知道吗?”黄少天故意压低嗓音,制造出阴森森的感觉。


“……不知道,不过大致就是里面全是鬼?”


“差不多吧……你靠我这么近做啥?”黄少天本来因为压低声音靠男人近了点,没成想这个人半点没退,反而挨得更加近,导致现在两个人鼻尖几乎要贴在一块。


“呃——就觉得靠近你会舒服点吧……”男人也不明所以地挠挠头,退后拉开距离,“你是不是身上带了什么驱鬼的东西,玉佩啊……我奶奶老提这个。”


我全身上下哪里都驱鬼辟邪好不好,就连头发丝每天都拿柳叶尖上晨露洗的好嘛?!黄少天撇撇嘴,“我要去周边转转,你在这儿等着还是——”


“我跟你走吧。”男人毫不犹豫地说道。


山路崎岖,雪积得极厚,每走一步都要用力把脚从及膝的雪坑里挖出来,再踩出另一个松软的雪坑,黄少天累得不想说话,只用手机灯光照照身后示意跟上。


离鬼市越远,雪便越大,似乎无声地诱引排赶人鬼朝那处聚集,黄少天折腾了一个小时什么也没发现,累得不想说话,靠在树边好不容易喘上口气,问道:“你有没有什么雪地轻松爬爬小技巧?”


“你这体能好差啊。”男学生看起来似乎很轻松,“看你和我差不多大啊,又不是老头子。”


“所以我问你有啥走雪路的办法。”打死黄少天他也不会承认自己体能差的,虽然没有灵力相持,好歹也是十八岁成年青壮劳动力。


男生无辜地摇摇头:“没有啊,不过这刚走五分钟的路,有什么可累的?”


“五分钟?”黄少天蹙眉抬起头,惊讶地望向面前的人,却发现男生比他还惊讶,手指着他的背后,嘴里结结巴巴的,“有,有人。”


黄少天立刻回头,不远处的山路上,真的有一道行行绰绰的人影,在飘飘扬扬的雪花中摇晃着向他们走来。


“谁?”黄少天绷紧身体,把手机调到手电筒模式,刚想照过去就被对面一道更强的光线差点射瞎双眼。


“啊?”熟悉的声音飘到黄少天耳边,这令他强忍着眼眸的刺痛匆忙望过去。


就在他两米远处,喻文州正低头将手电筒光线调暗。


“不好意思。”


黄少天听见来人那一贯不慌不忙沉着冷静的语调,他深吸了一口气,觉得现在也许可以骂一句光线调那么强干什么,眼睛都要瞎了。


或许应该立刻问你怎么也到这里来了,有出去的办法吗?


啊,都不对,赶紧解释昨晚的事情是开玩笑别放在心上,我没有折辱你的意思。


就在黄少天犹豫的时间里,喻文州已然上前,抓住了他的肩膀,黄少天脑袋一热,不管不顾地开了口,“喻——唔。”


一双柔软冰冷的嘴唇咬住了他,骤然贴近的距离让黄少天瞪大了眼眸,柔软的舌头用着不容拒绝的态度侵占他的口腔,对方的睫毛蒲扇着扫过脸颊,带来轻微却足以勾到人心里的痒。



——tbc

ennnnnnnnnnnnnnn……

日更还是有点累,从下周起我就2-3天更一章了,不要太想我,么么!!!

评论 ( 47 )
热度 ( 511 )
TOP

© 林木晚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