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个机会,给个信仰。
攻控剧情党,常年无粮

【喻黄/周翔】红痕(16)

上一章:十五话

半夜发文,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第十六章


鬼市入口朝南,正数第三棵腰及碗口粗细的树木,在月光能照耀到的枝桠尖端系上布条,布条上写归者与同归者的姓名。布要梨绒,字须朱砂绘。


人间则有接应魂灯,内灼同归者信物,指甲、断发等。


“你怎么这么熟练的?”临近鬼市,黄少天逐渐开始咬着牙关说话,不想泄了生气,喻文州没有回答,伸出手摊在黄少天面前向他要梨绒和朱砂,黄少天边掏边不依不饶地追问:“为什么你知道这么多?鬼市书本上记载很少,冥界内的时间线也很混乱,此处是一夜对百年,你怎么这么确定?”


喻文州叹了口气,“有位高人指点过我,他曾为了一味药材出入鬼市。”


“这样的吗?”黄少天一脸怀疑,喻文州手掌又上前伸了伸,他只好先作罢拿出一个小纸包的朱砂,“就这么点,而且我没有梨绒,有什么能替代的绢布吗?”


“没事。”喻文州似乎一点也不着急,“这儿不是有现成的百货市场么?地府人间应有尽有。”


黄少天闻言瞪大了眼睛,紧接着就是难以克制的兴奋,“可以进的?”他根本收敛不了自己的音量,“鬼市是朝两界开放的?”


“理论上是的,不过有点危险。”喻文州打开纸包上的丝绳,用尾指拈了一点朱砂,抹在自己的唇角。


黄少天当然知道这是抑制生气外泄的一种办法,可是他有点不放心,毕竟这个方法太低效太老土,“就这样够吗?啊……问了个傻问题”他说完突然意识到此处鬼气充裕,会将他所有脱离乾坤袋的符咒瞬间燃烧殆尽。


“这样最好,因为你想与鬼市商人对话,还是需要露点生气出去同步我们与他们的时间轴。”喻文州下意识将手指伸到黄少天唇边,又觉得举动不妥硬生生在半空中停住。


黄少天丝毫没有注意到他停顿的动作,很自然地向前微微侧脸露出唇角,只是嘚吧嘚吧还是说个不停,“我在想啊,之前失踪的四个人还有没有救了,如果他们一直在鬼市外面游荡没有和任何人说话的话,说不定生气还没有耗完……”


“闭嘴,要抹歪啦。”喻文州也倾过身子,见黄少天立刻听话地抿唇,轻轻地用小指在一边点上朱砂。


呼吸的热气打在喻文州冰冷的掌心,黄少天被冻着了,咋呼着往后退了退,“哇好冷,你怎么跟冰块一样,噫——宫寒吗?”


“……”喻文州为自己刚才一瞬间的矫情感到羞耻,“嫌冷自己擦右边。”


“不想伸手你来你来,让你触碰我的脸是荣幸好不好。”黄少天爽快地把另半边脸伸出来,被喻文州狠狠戳了下,“唔,走走走。”

 

断枝在脚下发出碎裂的响声,黄少天雪路走久了鞋底结冰三番五次差点滑倒,喻文州不得不靠近扶住他。


“你说动物什么的有可能跑进来吗?理论上……动物比我们人类误闯鬼市的几率要大很多。”黄少天突然发问,“或者说鬼市外面会有野兽吗?我怎么感觉我刚才在树林里见到熊了?”


“熊……Ennnn……”喻文州嗯了半天也没给答复,反而用眼神示意他低头小心雪地上的松软处,别四处乱瞅。


黄少天翻了个白眼,有些不服气,“雪山深处怎么就不能有熊了,到时候一巴掌拍下来你这么战五渣绝对瞬间嗝屁。”


“到了。”喻文州停住脚步,黄少天抬头,璀璨的鬼火打在脸上,稀稀疏疏已然有摊位分布左右,一切都拢了层黑纱一样看不真切,但可以切实地感受到周围有活物在极其缓慢地移动。


耳边的声音很喧闹,但这是鬼话,人类发不出来也听不完全的声音,只能感觉到很吵很繁杂,仔细去听却又无法形容出所以然来。


黄少天看了喻文州一眼,发现他从腰间翻出了一张破旧的布条,上面还沾染了不少灰烬,散发着冥火燃烧过后的气味。


鬼信。


他瞪大了眼睛,这一手他听父亲说过,如果在阴间有认识的亡故天师,便可以通过特殊的方式互相传递信息,若是鬼信,信纸需是埋在故人坟前土三季的琥珀蚕丝布。


滞留阴间并不难,但不投胎忍得住寂寞,愿意待在冥界的天师却很稀少,还念旧情愿管这凡间事的则更是寥寥,喻文州有幸结识上一名,实在是运气。


黄少天突然想到叶修也一直吹嘘他认识一个,不过这个少年烟枪买不起琥珀蚕丝布,老试图用混纺涤纶替代,气得底下那位从来没理过他。


就那个指点过他的高人?


黄少天被喻文州拉了一下衣摆,心不在焉地看着鬼信上的字,果然是地府特有的墨,黄泉水磨出来的,他之前只在展览馆里见识过,浓郁的死人香,简单几个字沁满了死亡的气息,看起来渗人得慌。


高楼小苑,货品齐全,店家喜现世之物,可交换。


“他为什么不说普通话。”黄少天贴到喻文州耳边用气音吐槽,“都是天师,还想骗谁啊。”


喻文州耳廓痒得不行,扭头也不留情面地哈气痒回去,“小声点,万一气到他,不帮我们了怎么办?”


虽说一片烟气缭绕,最高的黑影还是能分辨出来,鬼火明灭,身边不时飘过一阵刺骨的寒气,有时不经意眨眼,黑雾就直接打在了脸上,黄少天径直穿过两条巷子,手臂一重,侧身发现喻文州攥紧了他的袖口,他再回头看,就见到喻文州早已阖上眼睛,全凭他在前面带路,黄少天刚蹙眉想问什么情况,蓦然意识到他和喻文州眼里的鬼界,丝毫不是同一个模样。


黄少天趁身边烟雾稍淡,连忙快速低声询问,“你看到了什么?”喻文州摇摇头,轻声道:“你不会想知道的。”


瞎了十八年的熊孩子哪里这么好打发,特别是能把喻文州直接刺激到闭上眼的,黄少天握住喻文州的手,大步带他往前窜,空出来的右手则不停地在他手背上画着问号。


喻文州被问烦了,只能摸索着贴到黄少天耳边回答:“那个鬼大概生前是被绞肉机绞死的,肠子都拖在地上。”


黄少天慌忙捂住喻文州的嘴,结果后者不依不饶掰开继续说:“之前那个鬼水里淹死的,全身肿得像气球布丁……”


黄少天无法,只能扯着喻文州的手飞快地向前蹿,最高楼看着近在眼前,真正要走过去却十分费劲,跑了一阵子终于到了楼底下,黄少天咬紧牙关喘着气说要休息你敢继续形容死相我就打你,喻文州死死抿着嘴唇在努力深呼吸,手上用力掐黄少天的手腕试图报复。


朦朦胧胧可以看到高楼正面有个匾高位正的大门,黑影最盛的也是那个方向,但真要从那里进去就不用在高楼后面再写什么小苑了。


盲人黄少天挽着瞎子喻文州,二人百无聊赖地围着楼边转圈圈,最后迎面撞上一个从楼里出来的人类,三个人面面相觑,黄少天仿佛在放慢十倍速的高糊画质里见到超清画面,吓得全身毛都炸开了。


喻文州恭敬地欠身,见来者无恶意便上前询问高楼小苑的含义,那人嘴里含着某种白玉,黄少天看不清,但估摸着也是保生气的作用。


“跟我来。”他说。


黄少天跟在陌生人的屁股后面,憋话憋得脸颊都要鼓裂了,看模样打扮还是个天师没错,他知道目前有许多未在国家天师名册上记载的黑户口天师,有些拥有着大本领,可是看这人出入熟门熟路的样子,想来是时常进出鬼市……


还有太多自己完全不知道的东西,黄少天心惊,银等又怎样,灵力强又能怎样,很多情况下未知就是绝对致命的因素。


入口离高楼位置简直差了一百米,只不过是在高楼地底下,要是没人带黄少天觉得他俩能硬生生逛街逛完这一个时辰。


陌生人带到了地方朝他们微笑,从怀里取出一方绣帕,刚盖到头上,整个人瞬间就消失不见,黄少天只来得及对空气道了声谢。


喻文州瞅了眼面前浮动的门面,缓缓开口朗声问道:“有人在吗?”


随着生气的外露,面前小轮廓内的门框墙壁渐渐显出实体,归入喻文州与黄少天的时间线,一个穿着古代长衫的男人走出来,眼睛像涂了厚重眼影一样泛着青色。


黄少天也走上前朝男人呼了口生气,毕竟一半是人体一半是鬼影的感觉真的很微妙,长衫男子颇觉无理地哼了一声,甩袖反身回到屋内。


黄少天和喻文州交换了一个眼神,立刻钻进店里,“哎呀我没有恶意的,你肯定知道我的用意的对不对?”


男人坐到一张老旧的藤椅上,晾了来人好一会才复又开口,声音完全不似他阴柔的长相,沙哑粗糙,“为何物?”


喻文州注意到他的脖颈上深入骨肉的勒痕,想必又是一段故事,可他如今无空去钻研,简单道:“梨绒。”


长衫男人摆了摆手,“无。”


“……”“……”


气氛一时有些尴尬,黄少天凑到喻文州身边嚼耳朵,“说好的货品齐全呢?你那高人靠不靠谱啊?!”


喻文州难以回答,只好委婉地说:“咳……有时候很靠谱……”


黄少天接连挖槽挖槽挖槽了好几声:“还有的时候呢?”


喻文州绝望地闭上了眼眸,“需要我们凭自己的本事。”



“江波涛说他不知道,唐昊不接电话,王杰希说打给张新杰问问,我哪有这勇气这个时间点给张新杰打电话?”孙翔悲愤地摔了手机。


周泽楷吃一堑长一智,死也不提叶修的名字就陪孙翔在这里干耗着。


“反正魂火湛蓝,又只是小了点,没出事儿吧?”孙翔颓然地上床,直往周泽楷怀里拱,周泽楷附议着点头,白天爬山,晚上特殊运动,半夜不睡,他现在累得要死。


“嗯……”周泽楷接受他的看法,把人往怀里一搂,下巴搁在孙翔肩膀上,坐靠着床头阖上了眼睛。


“按魂灯运作原理来说,最多就是去到了灵气稀少的地方……所以……”孙翔话都没说完,靠着周泽楷的脑袋陷入昏睡。


——tbc


回看发现周翔戏份少得我都不好意思了,但是他们就是在划水啊!

如果多写点那就全是秀恩爱秀恩爱,除了楼楼亲亲抱抱不管其他两个队友死活之外没啥能描述的啊?!

下次不让他们分开了=A=!!!!

评论 ( 24 )
热度 ( 395 )
TOP

© 林木晚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