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个机会,给个信仰。
攻控剧情党,常年无粮

【周翔】这和我想的不太一样(07)

前情如何……自己猜测吧,懒癌末期了我


Chapter7


周泽楷:徽章信息素

Re:哦哦哦,周五是吧,我会记得去你那补充的。

周泽楷:晚饭一起吗?

Re:呃,大概会和我爸一起回家吧。

周泽楷:嗯

终端的光照亮了周泽楷的脸,他迷茫地再一次回忆那天的事情,可怎么都想不明白孙翔为什么从那日起都开始躲着自己。

甚至连理由没有给。

一开始他以为是变异精神体的存在吓到了孙翔,可是按这一个月来对这名哨兵的了解,又怎么可能因为这个而远离自己呢。

手指最终打出了一个嗯字,在反应过来之前已经发送出去。也许是厌倦自己的无趣了吧,从小到大说自己不好相处,被他容貌吸引又因为他的沉默远离的都大有人在,周泽楷自认为孙翔的意思已经足够明显,自己再挽留也显得多余。

只是这之前被他所庆幸的百分之百相容性反而成了鸡肋,不知道怎么解决。

明明之前相处得还不错,周泽楷关闭终端的界面,让自己重新回到黑暗当中,明明还蛮喜欢他的。

明明还以为……

 

这几日孙翔就像转了性子一样成天窝在家里,套着睡衣端杯可乐,缩沙发上看国内外军事新闻,韩文清先是欣慰了两日,第三日就开始发愁。

“都没和那个2班的向导出去玩了。”韩文清替叶修擦着他沐浴过后湿润的短发,叶修听完蓦的挑眉一笑:“别是被甩了。”

韩文清认真思考了一会,回道:“不太可能,百分之百的相容性,听说剔牙的动作在对方眼里都美得冒圣光,这还能被甩,那你儿子这辈子都得棍着。”

“我就那么随口一说。”叶修眯着眼睛享受指尖穿过发间的舒适,爱人的手指有力地按摩头皮,纾解他一天的疲惫,“实在放心不下就去和他谈谈,我的慈父。”

“我的严母,这事还得靠你。”

叶修长腿一蹬,瘫在转椅上旋了一百八十度同韩文清面对面互相凝视,他用食指点点自己:“我平时很严厉吗?”

韩文清放下毛巾,坦然地摇头:“不,比严厉更过分。”

“哦?”

“你很……嗯,”韩文清试图找到一个恰当的形容词:“……俏皮?”

“……”叶修沉默地闭上眼睛捏着鼻梁,良久站起身亲了亲韩文清的侧脸:“好吧,我这就去和孙翔进行一场俏皮的谈话。”

只可惜叶修进孙翔房间时后者正在洗澡,没有给他开门一俏的机会,叶修嫌弃地看着孙翔丢了满床满地的脏衣服,嫌弃完了也懒得帮他理,最后就拿脚把衣服踢到一起,然后猛地踹进床底。

正当此时,孙翔搁在床头的个人终端滴一声吸引了叶修的注意力,他毫无给儿子个人隐私空间的想法,直接上前唤醒终端界面。

查看信息需要孙翔的指纹和瞳膜,叶修啧一声从自己的终端里取出芯片,擅用军部高层的破解权限直接把孙翔的安全保护程序打回出厂设置。

最新消息是周泽楷回复的,非常简单的一个字:嗯,连符号都没有带。

“嗯??嗯什么嗯?”叶修无语,动动手指直接把消息记录翻回到一周前,虽有七日时间其实往来信息也不过10条而已。

周泽楷:海上餐厅,昨天没去成,今天?

Re:不好意思,今天有事

周泽楷:在吗?

Re:有点忙,晚上找你

周泽楷:……

Re:啊,昨晚太累了关机直接睡觉了不好意思哈哈。

周泽楷:徽章信息素

Re:哦哦哦,周五是吧,我会记得去你那补充的。

周泽楷:晚饭一起吗?

Re:呃,大概会和我爸一起回家吧。

周泽楷:嗯

叶修本来是想粗略浏览一遍两人的恋爱大致进展,好用自己当年的经验给儿子出谋划策追向导,可又回到周泽楷的嗯字时他愣愣得抬头看了眼窗檐,又不信邪地回去仔仔细细看了一遍。

一周前的信息大多都是语音通话,时间都在一个小时以上感觉相处融洽,就是在海上餐厅之后,突然变成了周泽楷主动,孙翔冷淡。

丝毫没有考虑过是自家儿子看不上另一个向导这种情况的叶俏母彻底说不出话来了,浴室内的水声已然停下,他对着房门略作思考,终究觉得此事超出了自己的解决范围,叶修爽快抹掉自己的浏览记录,取出芯片,假装只是给孙翔送杯热茶的样子悄然离开了。

孙翔裸着上身热气腾腾地从浴室出来,看见突然干净许多的房间突然感觉大事不妙,钻到床底一看,果然所有的衣服都堆在里面。

“垃圾叶修!”他骂了一声,伸手点开个人终端,周泽楷的嗯字还静悄悄地躺在里面。

胸口仿佛被塞住了一样地憋闷。

为什么周泽楷的精神体会变异呢?孙翔烦恼地仰面躺到床上,明明之前柔柔弱弱的样子那么可爱……不过说起柔弱,之前哨兵报复周泽楷的事情他也查清楚了前因后果,刚刚觉醒还处在适应期的周泽楷就能轻而易举打倒一名在塔里学习的哨兵,想来从头开始这名向导就没有娇弱过。

想来安静内敛、不善言辞也是假象吧,可能是两人还不够熟稔故无法放开性子,孙翔翻了个身,或许再相处几个月就会让他看到又一个周修、周文清或者周荣兴。

如果周泽楷真是精神体最低等的向导就好了,那这一个月来周泽楷的表现简直是孙翔最喜欢的模样。

由于孙翔突如其来地不像月前那样时时把周泽楷放在嘴边,本来骂骂咧咧说着秀恩爱去死的同学们倒是率先不习惯起来,张佳乐第一个把异状提出来,然后斩钉截铁地做下论断:“孙翔被甩了。”

唐昊深表同意:“就凭周泽楷那长相,愿意和孙翔谈一个月都是人家心地善良。”

“去你们的。”孙翔心烦意燥趴在桌子上懒得给予眼神回应。

“这样都不跳起来打你们。”方锐哇一声:“失恋真能带来这么大痛苦?喻文州你快来给我解惑。”

“我和他感情很好呀。”喻文州合上搁在膝头的书本,微微笑着道:“没有失恋过又怎么会懂。”

在一片嘲讽的嘘声中,孙翔恹恹地抬起头:“姓喻的我问你哦,你刚认识你家向导的时候,那人和现在的样子有没有不同?”

“……”一行人齐齐皱眉摆出费解的表情,唐昊摊手:“你到底想问什么?”

喻文州略微疑惑了一会就舒展开眉心,嘴角噙笑:“我懂你的意思了,他啊……当初我以为他是个脑子秀逗行为脱线的智障向导,后来接触了才发现他其实很冷静,遇上什么事也非常靠得住。”

“哦?……那你喜欢哪个他?”孙翔终于把心底的问题抛出来。

“都喜欢啊。”喻文州没有丝毫犹豫:“无论什么样的他都很吸引人。”他抒发完自己的爱意之后见孙翔陷入了沉思,立刻就将事情始末猜测出了一个大概:“孙翔,你是终于发现周泽楷不是你心目中娇弱的白莲花了,所以正懊恼着?”

“啊?”孙翔没想到会被喻文州这么直白明了地戳穿心底所想,有些恼羞成怒地回道:“难道你早就知道了?”

张佳乐做作夸张地瞪大眼睛:“我的天,用脚想都知道白塔2班的向导不会是善茬好嘛?”

“不也挺好的。”唐昊拍拍孙翔的肩膀:“多少人梦寐以求一名强大的向导与自己并肩作战呢。”

“可我喜欢柔弱的!听清楚!柔弱的!需要我保护的!”孙翔扬起脖颈,像只高傲的天鹅那样不屈地反驳。

“那你有足够的能力保护那种百无一用只会嘤嘤嘤的向导吗?”

孙翔噎了一下,但仍旧固执己见:“我不管,反正周泽楷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随便你。”方锐幸灾乐祸地笑,巴不得孙翔找不到向导大家一起寂寞地对着月亮唱单身情歌。

喻文州眼神中满怀悲悯:“孙翔,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真的很幼稚,这样是要吃亏的。”

“迟早会后悔!”唐昊顺着话一道吓唬孙翔。

“后悔毛线,都闪开,别烦我!”孙翔抬腕看了看时间,收拾好个人物品准备离开:“有点事,下节课帮我请假。”

张佳乐立刻挤兑道:“哦豁?又是去白塔?不是说不喜欢了吗?”

“我就是去和他说清楚从此不再联系的好嘛?”

“好好好好好……”

不再联系?怎么可能,孙翔在白塔门口仿若癫痫般地颠着脚,满值的相容度代表着每周他都要为周泽楷补充一次信息素,除非他们进行彻底标记。

既然孙翔经过昨晚一整夜的思考,认定周泽楷不是他的良人,标记是绝无可能的,那就只能每周进行一次接触。

这么暧昧不清的来往,如果不将自己的态度说清楚,就无法断绝周泽楷的念头,自己犹豫不决,模模糊糊地吊着他,反而对两个人都不好。

孙翔取过通行凭证,戴好抑制器和屏蔽器,感受着周泽楷的方位,漫不经心地在白塔里散步,想必周泽楷已经知道他的到来,这种生理上的心有灵犀,曾经让他心悸得无以复加,但现在却只剩苦涩。

会不会让我日后真正的对象吃醋啊?孙翔思绪飘得实在有些远。

徘徊了接近半个小时,孙翔才稍显拘谨地走向以往两人约定好的地点,周泽楷脊背笔直地坐在里面,听到他的脚步声缓缓抬起头,眼神平静,脸上没有多少情绪。

“不好意思啊。”自己的行踪恐怕早被周泽楷看见眼里,抵触的情绪肯定也被感知,即使如此,孙翔还是下意识干巴巴地解释了一句:“以前都没空看白塔里面的景色,今天就多逛了一会。”

往往周泽楷见到孙翔,虽然话不多,但总是笑着的,也能看出他始终竭力地给予孙翔回应,然而这次他只是轻微地点头,然后取下了胸前的徽章,递给孙翔,低声道:“麻烦了。”

孙翔非常不适应周泽楷现在的态度,可他又没法说什么,只能垂眸接过,将徽章贴在自己腺体上。



——tbc.

评论 ( 28 )
热度 ( 282 )
TOP

© 林木晚夕 | Powered by LOFTER